2008年2月1日 星期五

向傳說中的活動致敬—大同大學食蟲植物展



2001年春末,在台北市區一條寧靜的小巷裡,聚集了來自各地的食蟲植物愛好者,舉辦台灣首次的食蟲植物展。雖然這是一個逐漸被人們所遺忘的活動,但對於這塊土地上,無疑地,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在台灣,食蟲植物栽培的歷史從上個世紀末到今天,雖然起起伏伏,但總結來說是逐漸成長的。現在我們去花市,比較容易看到食蟲植物了。由於栽培食蟲植物的人口漸漸增加,所以販賣食蟲植物也開始能獲得一點利潤,有些攤位賣起食蟲植物已經過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甚至會自行引進一些新的品種,以豬籠草為主的食蟲植物。在網路上,同好們栽培過的品種越來越多,技術層次也不斷的提升,克服越來越多品種的栽培方法,而且在前一年(2007年)開始,在台灣南部開始有一群網友會舉辦定期的聚會。中文的食蟲植物資訊也有顯著的成長,去年出版了台灣第一本食蟲植物專書「食蟲植物觀賞與栽培圖鑑」,同時出現幾個台灣人寫的部落格。我們可以期待未來的發展將會更好。

我也算是資深的食蟲植物玩家,從1992年我讀高中二年級,到今年已經累計有16年的資歷。這樣一路走來,見證台灣的食蟲植物栽培史,心中不免有許多的感觸。

大同大學是位於台北市裡的一所迷你大學,校園小到比一些大學的運動場還小。不過這個大學裡的樹木卻非常多,保留豐富的生態,我甚至在校園裡抓過兩次盲蛇,這簡直是台北市這樣一個繁華的大都市裡,一個遺世隔離的生態孤島。當年我勉勉強強地考上學校的生物工程系,接著度過課業繁重的大學生活,大一每天要上八節課,比高三聯考前還要勞累。雖然如此,我還是在教室裡面設立了一個一尺半的水草缸,還和一個要好的同學一起在教室窗邊種水耕蕃茄和小黃瓜。

在那一陣子,我有帶食蟲植物來過學校,不過並沒種在那裡,因為環境不是很好,而且食蟲植物終究是一類昂貴而稀奇的東西,放在學校裡是不能安心的。食蟲植物開始在大同大學發揮顯著的影響,是在我讀大三的時候,1996年。

在我大二時,系上將學校之前已經停止運作的園藝社團重新復社。據說那是在早期時,大同公司裡有一位對園藝非常有興趣的工程師創立園藝社,後來因為那位工程師退休了,後繼無人而停止活動。雖然我對園藝很有興趣,但卻沒有馬上加入,而是到了大三才參加園藝社。那時候,由那個弄水耕的同學當社長,我做美編文宣之類的工作。我們把園藝社辦得更加成功,辦了活動、演講、連誼…或許那幾年可以稱得上是園藝社前所未有的全盛時期。那時開始有些學弟妹跟著我一起栽培食蟲植物,也正好當年的花市有個攤位從荷蘭進口食蟲植物,而能支持我們的興趣。同時,我找一間做植物組織培養的實驗室做專題研究,實驗室裡本來就有捕蠅草的瓶苗,就變成由我來維護,而且我也帶來台灣產的毛氈苔Drosera burmanniDrosera indica,做成瓶苗來保存。當時我在園藝社裡很活躍,甚至還單獨跑去向系主任爭取一個系上無人使用的房間,用來作為臨時的社團辦公室。

後來考上系上的研究所,就留下來讀碩士班。雖然還是有參加園藝社,只是後來因為我在課業上投入的時間越來越多,就漸漸的淡出園藝社,有活動也推託不去,而我所種的食蟲植物在當時也欠缺照顧,只能說是「活著」而已。不過我那位當過園藝社社長的同學,卻和學弟妹們開始發展食蟲植物這一塊領域,他們後來在網路上找到「塔內植物園BBS(已關閉)」,那裡有人開了食蟲植物的討論區,於是就交流了起來。只是我當時對網路並沒有很大的興趣,所以一直搞不懂BBS到底是什麼東西,也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有人能在BBS上面聊得那麼愉快,當時又有媒體對網路交友作出一些負面的報導,所謂的BBS就是「Bye Bye School」,因為BBS搞砸學業和人生的人不在少數。所以我當時對於在網路上和別人交流食蟲植物,根本是帶著負面的看法,這和今天如此依賴網路的我,真是天差地別。雖然如此,我的同學和學弟妹們要團購時不忘找我,所以我才又能有新的食蟲植物來源了,因為那個時候,台灣的經濟開始走下坡,花市就沒人再進口荷蘭的食蟲植物了。

所以了,當年我獨自過著自己的研究生日子,偶而買買食蟲植物,從來就不知道學弟妹們在外面發展食蟲植物的情況。直到碩士班三年級下學期的某一天,學弟來通知,說是在學校校慶時,會在學校宿舍的會議室舉辦一個食蟲植物展,要我一定要過去看看。
╳     ╳     ╳


前一陣子,我為了要報導這一個食蟲植物展,連絡上當年的主辦者Brown和GuoBen來請教當年的情況,並向他們徵求照片,畢竟我當時完全沒有參與籌備的過程,而且我也沒有帶相機去記錄展覽的狀況,因為當年很少有人擁有數位相機,我那時也沒意識到這個展覽的重要性,就沒帶我的單眼底片相機去拍照了。

GuoBen幫我從Google的網上論壇找到現今僅存的一筆記錄,那是由當年某位網友從塔內植物園BBS轉貼出來的。Google的網上論壇有點問題,顯示出來的文字全都是亂碼,即使我自己試了中文繁簡體和Unicode編碼也無法解決。原本想要放棄,心中對這條線索仍然感到十分不捨,所以再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用Google查一查,結果網路上已經有人公布解決方法了。照著做,果然,網頁就正常顯示出來了:

※ [本文轉錄自 Nepenthes 看板]

作者: jautay (牛仔) 看板: Nepenthes
標題: 食 蟲 植 物 展
時間: Fri Apr 20 12:14:09 2001

主辦單位:大同大學園藝社
協辦單位:大同大學學生實習場
指導單位:大同大學學生實習場

一、 活動起源:食蟲植物因具有特殊的變態葉及特殊型態因而得此名,在
台灣亦有數種食蟲植物,此次的活動希望藉由展覽的方式,讓大家多瞭解
食蟲植物的特性,進而達到推廣栽培的目標。

二、 活動名稱:食蟲植物展

三、 目的宗旨:藉由活動之舉辦達成食蟲植物之認知與推廣栽培目的。

四、 活動時間:中華民國九十年五月五日星期六上午十點至下午五點

五、 主辦單位:大同大學園藝社

六、 協辦單位:大同大學學生實習場

七、 指導單位:大同大學學生實習場

******中略

十、 負責人:大同大學生物工程系二年級

十一、 活動地點:北市中山區德惠街三巷三號一樓大同大學德惠宿舍會議室
TEL : (02)25928081

十二、 活動方式:

1. 靜態展覽:共分三區,分別如下

(1) 第一區:原生植物區
將主要的一些品種分科屬圖文介紹,預計展出植物有:Nepenthaceae豬籠草科
的豬籠草;Sarraceniaceae瓶子草科的瓶子草;Droseraceae茅膏菜科的捕蠅草及
毛氈苔;Cephalotaceae土瓶草科的土瓶草;Lentibulariaceae狸藻科的狸藻及捕
蟲堇等。

(2) 第二區:栽植簡介區
介質盆具之介紹及栽植環境所須注意的溫度、濕度、施肥、光照、病蟲害之防
治等等的資料展出及相關照片展出。

(3) 第三區:應用推廣區
主要有植物組織培養系統的展示、商業化之應用與推廣等,預計展出實物及圖
文資料。

2. 動態導覽:安排工作人員分區解說之工作

3. 現場教學:食蟲植物的出瓶與栽植,預定於當日上午十一時與下午三時在展
出現場教授。

十三、活動對象:所以對食蟲植物方面有興趣之個人或團體

Aldrovanda vesiculosa
Cephalotus follicularis
Dionaea muscipula

Dionaea muscipula "Royal Red"
Dionaea muscipula "Red Dragon"
Drosera adelae
Drosera binata
Drosera burmannii
Drosera hamatonii
Drosera intermedia
Drosera capensis
Drosera filiformis
Drosera indica
Drosera spatulata
Nepenthes alata
Nepenthes albo-marginata

Nepenthes ampullaria "Sarawak"
Nepenthes ampullaria "Jobore"
Nepenthes bicalcarata
Nepenthes gracilis
Nepenthes khasiana
Nepenthes mirabilis

Nepenthes mirabilis var. echinostoma
Nepenthes northiana
Nepenthes rafflesiana
Nepenthes ramispina
Nepenthes reinwardtiana
Nepenthes sanguinea
Nepenthes truncata
Nepenthes ventricosa

Nepenthes maxima x x'Mixta'
Nepenthes xOsio
Pinguicula primuliflora
Pinguicula ' Weser '

Sarracenia alata
Sarracenia flava
Sarracenia leucophylla
Sarracenia minor
Sarracenia oreophila
Sarracenia psittacina
Sarracenia purpurea
Sarracenia rubra
Utricularia aurea
Utricularia gibba
Utricularia longifolia
Utricularia tricolor
Utricularia sandersonii


Cephalotus folicuralis 土瓶草
一屬一種產於澳洲的迷你食蟲植物,葉片有兩種形態,一為正常之葉片,
另一為特化為瓶子狀的捕蟲葉。

Nepenthes ampullaria


活動時間:2001年5月5日 (六)
上午十點至下午五點
活動地點:大同大學德惠宿舍會議室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三巷三號
TEL : 02-25928081
活動內容:食蟲植物展覽與推廣



從這個記錄可以一窺當年的狀況。這個食蟲植物展所舉辦的地點是在學生宿舍,學生宿舍是位於學校對面的小巷裡,是一棟高樓,一樓有一個很大的房間,規劃成可容納兩百人的會議室,平時用來舉辦研討會或開會,學生社團也可以借用來辦活動。這次參展的植物都是在BBS上徵求來的,純粹由同好提供,沒有廠商參加。目前常參加活動的華陽園藝是直到這個展覽之後,約過了半年到一年才加入BBS。

由於這是只有舉辦一天的展覽,所以前來參展的同好們是當天早上才把植物搬來的。而我只算受邀者,所以沒參加之前的準備工作。當時的工作主要由大四的Brown和GuoBen所籌備,並找園藝社的社員,其實也都是他們的同學來幫忙的。

接下來,讓我們來看看展出的內容吧!這個報導所附上的照片,都是GuoBen在當年向當時有在現場攝影的同好收集過來的,然而因為時間久了,就忘了照片是哪些人所提供的,因此無法為每張照片附註原作者。另外,由於當時數位相機的性能並不是很好,色彩偏差比較嚴重,我試著將照片校正成比較正常的色彩。

在當天早上,我大約在開場時才到現場,那時候桌椅都已經排好適當的位子,植物也都已經擺好了。我那時候沒帶植物去展示,因為我家裡的植物都長得不好。不過,我有帶自己拍的幻燈片到現場去播放,也展示一些我所收集的食蟲植物郵票。

由於當天是校慶,來參觀的人還不少,也有家長帶著小孩子來參觀。像我們這種生物相關科系的學生多少會養一些特別的生物,當然也會對食蟲植物有點興趣,而園藝社的社員絕大多數是系上的學生在參加的,所以在會場中,系上的學弟妹們占了不小的比例。


會場的植物數量和高雄那裡所舉辦的聚會是差不多的,都是同好們自己帶來的。在圖中,魚缸裡的植物大概是狸藻吧?當年還沒有見過有人栽培貉藻,記得是在隔年的台灣大學食蟲植物展才有見到。在圖中的右前方有一個碗形的容器盛裝一大團的植物,這可是會場裡最受矚目的展覽品了。


會場裡最受矚目的,就是Yamai所提供的狸藻Utricularia longifolia了。這狸藻說起來是不算什麼的,很多人都有,不過,要讓它開花並不簡單,我唯一看到這狸藻的開花,就只有在當時的食蟲植物展。Yamai的種法很特別,他使用一個無洞的碗形容器,擺上一大團的水苔,狸藻就種在水苔上。據說這樣做的目的是要降低根部的溫度,因為整個潮溼的水苔是曝露在空氣中,在流通的空氣之下,水份從水苔表面蒸發,就會降低栽培介質的溫度。也因為環境比較溼涼,所以長出很多活的水苔,覆滿整個表面。另外,Yamai好像也做了某種處理來促進休眠,因而促使這種狸藻能夠分化出花芽,而得以開花。


接著來看豬籠草吧!在當年,同好們已經想辦法購買新品種的豬籠草了,圖中的蘋果豬籠草Nepenthes ampullaria已經種得很久了,蠻大株的。在當時,似乎大家對於蘋果豬籠草的品系還沒那麼在意,也或許是市場上還很少見的關係。大概是這之後再過幾年,大家才漸漸地注意到蘋果豬籠草的特殊品系,例如全紅色的個體。


豬籠草Nepenthes rafflesiana在當時是稀奇的品種,畢竟在當年,花市裡只有常見幾種豬籠草而已。我個人覺得奇怪的是,像這種容易栽培的豬籠草,竟然過這麼多年了,還沒見到台灣的市面上廣為販售。難道台灣的業者到現在的技術,還只能掌握花市豬籠草那種更容易栽培的品種嗎?


印度產的豬籠草Nepenthes khasiana,這種豬籠草在當年也蠻稀奇的,而且在國外算起來不是常見的品種,不是每一家網站都有賣,甚至有國外的栽培者認為它是不太好栽培的品種。然而在前幾年,在台灣有人大量引進這種豬籠草,使得這種豬籠草的身價頓時跌了下來,不過至今在市面上只見到小苗,尚未見到有人販售成株。


這是Nepenthes truncata,以小苗來說,這樣的尺寸是很大的了。這種豬籠草在幼苗時期的成長速度非常緩慢,要等到長大一點,成長的速度才會加快。所以,最好花多一點錢買比較大的植株才會節省栽培時間。


這是雜交種的豬籠草Nepenthes ’Osia’。在當年,玩家多半比較喜歡原生種,只有少數人對雜交種感到興趣。


接著來看看毛氈苔吧!這是台灣產的Drosera burmanni,不太清楚是誰所提供的。我想大概是大同的學弟妹的吧?由於我當年將台灣產的Drosera burmanniDrosera indica建立為無菌瓶苗,之後就由接下來的學弟妹們維護。而由於組織培養苗很容易大量繁殖,每次繼代培養時,總是會多出很多種不完的瓶苗,因此就被拿出來練習馴化。或許這些毛氈苔就是從實驗室拿出來栽培的。


這些毛氈苔就可以確定是Brown所提供的。Brown在當時實驗水耕法的栽培效果,做法是在魚缸的上面放一個塑膠盒,來作為栽培毛氈苔的容器,在魚缸裡面放一個沈水馬達,再將魚缸裡的水抽到上面的塑膠盒裡,多餘的水就從塑膠盒側面的開孔流回魚缸裡面。塑膠盒裡的栽培介質是水苔,裡面種滿了出瓶的Drosera indica,也混雜一些Drosera burmanni。栽培的效果算還不錯,而且也因為栽培方法很新奇,受到不少人的注意。不過這種方法並不太實用,因為用普通的種法也可以做得到。


這株Drosera capensis也是另一個十分受到矚目的展覽品。這品種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它特別是在於它的尺寸十分地巨大,植株展葉差不多是30公分,是至今我所看過最大的Drosera capensis了,因為一般來說,這種毛氈苔的展葉多半只到那一株一半的水準而已。這位同好似乎是把它種在比較冷涼的地方,所以栽培介質上才有辦法長滿了活水苔。事實上,這種毛氈苔並不耐熱,在台灣的夏季時往往很難熬過而枯死。幸運的話,在秋冬季會從倖存下來的根部長出芽來。所以有人誤以為這種毛氈苔在夏季會休眠,事實上並不是。


會場中也展示了組織培養苗,這是由那間做組織培養的實驗室所提供的。展出的品種有Drosera burmanniDrosera indica和捕蠅草。


在會場中,來了幾位以前我就認識的同好,大家愉快地暢談食蟲植物的栽培經驗。我也在那裡認識睡豬的。或許睡豬早就從我的學弟那裡聽到我的事跡,他一見面就大叫:「學長!」我倒是感到莫明奇妙,怎麼一個我不認識的人好像很熟似的叫我學長呢?那時候,我和同學還約了「台灣食蟲植物網(已關站)」的站長來看展覽,順便談談未來的發展。當時那個站長設立台灣第一個食蟲植物的討論區,做得有聲有色,我深受到吸引,於是和那個站長聯絡上,我和同學打算要支持那個網站,將它做大起來,由我提供文章,我的同學提供植物商品,那位站長則維護網站。後來,我們也的確合作了一陣子。然而,那個網站開始有一些問題浮現出來了,令我感到非常擔憂,於是我就退出了。之後,我在同年(2001年)的8月初設立我自己的網站「食蟲植物記」,並持續到今天,然而台灣食蟲植物網卻在隔年就關閉了。

╳     ╳     ╳


很早以前,我就想為這個展覽寫下記錄,然而從今年算起,已經事隔7年了,我只記得一些片斷,因而遲遲無法動工。在1月12日時,GuoBen幫我找到網路上那一筆記錄之後,我便開始進行部份的工作。我很快就把前半段寫完了,然而有關展覽的內容卻只記得一小部份而已。原本我想就把那樣的文章公佈出來,不附上照片,因為當時GuoBen的電腦故障,還不知道要等到何時才能找出照片。我也試著連絡當年有參展的同好,然而很不巧的,當年有拍照的人,不是照片遺失,就是早已失聯了。後來我先停下這篇文章,改寫台灣大學的展覽。直到1月26日時,GuoBen寄來一批照片,這讓我喚起當年的記憶,重新將那些片斷的記憶連接起來了。

這個展覽對我有著特殊的意義。我過去比較獨來獨往,不主動去尋找同好,當然也不太可能去BBS。但是在看過這個展覽之後,見到那麼多的同好聚在一起,覺得大家都挺好的,破除我之前對於網路的一些負面觀感,因而在之後會積極的參加網路上的活動。另一方面,這個展覽使我對食蟲植物的熱情更加地提升,因而促使我想舉辦下一次的展覽,也促使我加快進行網站的製作。

然而,回憶起這個展覽,卻又不免感到有點失落。在早期,曾經有許多人對食蟲植物是充滿著熱情,也希望能將食蟲植物的栽培推廣起來。但經過這幾年來,許多當年活躍的人物卻漸漸地淡出,不再參加網路上的討論,似乎也出清手邊的食蟲植物。或許他們因為某些原因,漸漸地失去對食蟲植物的喜好,只剩下少數的同好一直支持到現在。所幸,因為一些人的努力而得以延續下來,隨後陸續地加入新血,使得這個圈子能夠漸漸地擴大。

我認為,能培養一個終身的興趣,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因為現代的生活壓力很大,必須要找出排解壓力的方法。人類是一種複雜的動物,追求財富只能保障生活安定,還需要精神上的滿足才能填補心靈上的空洞,才能擁有快樂的生活。不妨就將食蟲植物作為你的終身嗜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