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25日 星期五

難忘的台灣大學食蟲植物展



一場在短時間內所籌劃的食蟲植物展,有如曇花一現般,於2002年11月16日,在台灣大學園藝系館展現眾人的成果。對於所有曾經參與過的同好而言,是一場難得的盛宴,這是在台灣所舉辦的第二屆食蟲植物展。

  ※     ※     ※

自從看過在大同大學舉辦的食蟲植物展之後,我就把再次舉辦展覽的想法放在心中了。在2001年時,我考上清華大學化學工程系的博士班,8月到實驗室報到,開始過起下一階段的研究生日子。我的食蟲植物栽培生涯也同時進入新的階段,我的網站「食蟲植物記」設立了;我申請了信用卡,可以開始進行網路購物;我在「塔內植物園BBS(已關閉)」註冊帳號,正式開始我的網路活動。

在BBS上的食蟲植物討論板中,偶而有人提起要辦個食蟲植物展,但大多只是討論而已,最後不了了之。對於舉辦展覽而言,最大的問題就在於要去哪裡找到免費的展覽場地。由於大多數的玩家還是學生,很少是已經在就業賺錢的,自然就不太可能要求大家出錢來辦展覽。雖然之前在大同大學念研究所時,系上的學弟妹們辦了第一屆的展覽,但那是因為大家當時都是那裡的學生,要借場地並沒有問題。然而,當我們這些在大同大學專門種植食蟲植物的主力們都畢業之後,想再回母校借用免費的場地,無異地就變得非常困難。

2002年時,我的妹妹考上台灣大學的園藝系。我突然想到,台灣大學每年都有個園藝系所主辦的園藝週活動,或許可以藉此來借用免費的場地來辦展覽。於是我就請我妹妹留意園藝週的消息。我也有將這個想法貼到網路上和大家討論,大家也都蠻有興趣的,認為這是可行的方法。不過,因為完全不知道園藝週是在什麼時候舉辦,所以這個討論很快停了下來。

有一天,我的妹妹突然告知園藝週的日期。得知的時候是在10月中旬,距離園藝週約只有一個月,實在非常趕,因此匆匆上網公佈消息,同時我也連絡上台大園藝系的系學會學生代表,大致描述一下我想辦的活動。

我原本以為大家會立刻動員起來。但出忽意料之外,大家的反應出奇地冷淡,幾乎沒人理我。我當時在想,我是否有得罪什麼人呢?之前大家不是說好要辦個展覽嗎?現在有地方可以辦,為什麼不回應一下?後來看到睡豬在BBS上,我說:「出個植物吧?」,但是睡豬說他養的植物現在的狀況不好,其他人的情況也差不多。我此時才突然驚覺,秋天實在不適合辦食蟲植物展啊!因為大多數的食蟲植物在這個時候不是開完花,正要結果,要不就是準備要休眠,都已經過了食蟲植物生長狀況最佳的時機。此時我感到心灰意冷了,而且看到大家反應冷淡,想說算了,既然大家都沒興趣,那就不要辦了。那時候,睡豬大概看我可憐,沒人理,勉強列個植物清單,又呼籲大家幫忙。但到了這個地步,我幾乎已放棄辦展覽了,我也跟台大的學生代表說展覽大概是辦不成了,不過對方說因為他們還要再過幾天才會開會討論,所以給我一個期限,如果到那時還是不行,那再取消。

之後有一天晚上,我騎著腳踏車從學校返回住處,突然行動電話響了,我當時抱怨著到底是誰在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的。我停下了腳踏車,接了電話,剛接起時我一時之間沒聽清楚,以致於我根本不知道是誰打來的,只聽到對方急切地表示說可以辦展覽了,他有找到一些人能夠提供植物了。於是我一面聽,一面牽著腳踏車走。雖然對方在說著他的計畫,但我卻感到懷疑,心裡想著這個人到底是誰啊?怎麼好像跟我很熟的樣子?和我熟到有通電話的玩家屈指可數,但是我卻一直聽不出來他到底是誰,我只能猜測,或許是某位熱心的玩家連絡上我吧?到了住處的樓下,我一面辛苦地用右手來鎖我的腳踏車,左手拿著電話,不時地「嗯!嗯!」應付一下。進了房間之後,我實在忍不住了,我問他是誰,他大叫:「拜託!我是睡豬啦!我講那麼久你還沒聽出來喔!」。

隔天我到學校上網,便接到睡豬的來信,他已經列出一些計畫了,而且也開始有人對展覽的問題回應了。這時候,我對於辦展覽開始有點信心了。晚上時我和學生代表連絡,說是展覽應該可以辦得成了,不過我的信心還是不太夠,我說大概可以吧?對方則說只要在星期三中午時告訴她就好,那時才會開會討論這個問題。

過了幾天,很明顯地,舉辦展覽已經越來越沒問題了。睡豬到處找幫手,同時又在討論區炒熱這個話題,辦展覽已經是勢在必行了。到了星期三快中午時,我連絡學生代表,想告訴對方我們確定可以辦展覽了,但在這關頭,對方竟然不接電話。我想算了,先吃午餐吧!中午時,我如同往常地點一碗麵,才吃幾口,我的行動電話就響了,結果是學生代表打來的。她說他們正在開會,而且討論到我們辦展覽的問題。為了不影響麵的口感,我就邊吃邊談,大致地詢問對方一些問題。

我所擔心的一個問題,就是能不能在現場販賣食蟲植物。因為一般來說,向學術單位借用免費場地來辦活動,通常就只能單純地做展覽,而不能將商業活動帶進去。我並不讚成完全不賣植物,因為玩家們通常會出清自己多餘的植物,而且參觀者也會想要買點東西回家,畢竟食蟲植物在台灣的市面上很少見,通常只能藉著展覽才能提供特殊的植物(當年還沒有網路拍賣這種活動)。但是若大家只是賣東西,搞成大賣場,那也不對,那就失去辦展的意義。不過,我的擔心是多餘的。其實大家的想法蠻接近的,所以很快就達成協議。最後約好在那個星期六要去看一下場地。我吃完麵時,主要的問題也都討論完了。

到了星期六,睡豬約了幾個人一起到建國假日花市集合,準備去台大看場地。在花市中,認識了兩位剛入門的玩家,是一對夫妻。雖然他們栽培食蟲植物的經驗很短,但是卻很有興趣辦展覽,事實上,那個先生的本行就是設計展覽會場的。他事先做好一個小塊的展覽看板,掛在愛蘭的攤位上作為宣傳。我也帶來一些食蟲植物的底片給那位先生,看看能不能派上用場。後來又來了幾位玩家,我們便找一家餐廳吃飯,邊吃邊聊。

吃完午餐之後,我們就立刻前往台灣大學的園藝系,然後學生代表帶我們去看一看場地,那是園藝系館二樓的204教室。我們大致上看了一下會場的大小,討論一下,便回去了。

我原本以為這次的展覽活動就如同上一屆的展覽一樣,只有單純的靜態展示而已。不過,睡豬說無論如何,都要來一個演講,所以我只好接下這個工作。我趕緊把過去拍的照片找出來,用底片掃瞄器掃成電子檔,再用當時我新買的筆記型電腦做成投影片。那個時候在新竹的住處為了有效利用空間,連書桌都種食蟲植物,使用檯燈作為光源,並接上定時控制器來自動控制光照。


到了11月15日是展覽的前一天,我從新竹前往台灣大學,趕緊去幫忙佈置會場。會場是一間教室,不過它的前身是系圖晝館,曾經塞滿了書和期刊。我在大學時,曾經去那裡找過食蟲植物的資料,也曾看到那裡有達爾文寫的食蟲植物書,是19世紀的版本。後來,台灣大學的總圖書館蓋好了,所以校園內各個系圖書館的書和期刊全都集中到總圖書館去了。然後,這個系圖書館就作為教室。


我到會場時,睡豬早就在那裡了,他一個人正在搬椅子。這教室裡的椅子實在非常多,我和睡豬兩人開始搬,搬了半天還是很多,後來學生代表幫我們找來幾個學生來幫忙,這才加快速度。然後再從別間教室搬來幾張長桌,作為植物的展示桌。

我們搬好桌椅之後,陸續有玩家帶食蟲植物過來了。


玩家們多半是學生,有些食蟲植物並不小,沒有適當的交通工具並不容易搬運。


接著要開始決定會場該如何佈置,先在黑板上畫草圖。


最後決定在中央設立一張主桌,四周再圍繞一圈的桌子。


後來我們又為了桌子該不該鋪上桌布而討論一陣子。由於食蟲植物的盆栽多半會滴水,必然容易弄髒桌布。不過我們最後決定,還是鋪上桌布會比較體面,才像個展覽。


我們準備到晚上10點都還沒完成,我因為還得趕回基隆的家裡,所以就先離開了。到家就快12點了,洗完澡,馬上要準備隔天的演講。投影片早就做好了,但從未演練過一次,所以我很快的瀏灠所有的投影片,到了1點多,不得不去睡覺。

隔天一大早,我就到會場了。接下來讓我們看看佈置好的狀況吧!在系館的門口已經有一個很醒目的招牌。


在走廊上也掛了一塊招牌。這兩塊招牌都是由那一對夫妻所提供的,讓這個展覽的專業性提升不少。


上午8點多,所有的植物已經都擺好了,現場也來了幾個玩家,他們是帶了參展的植物前來的。據睡豬說,直到前一晚12點多才大致佈置完成。華陽園藝的林老闆從高雄出發,在路上又去另一位同好的家中搬運展覽品,所以到了非常晚的時候才到台北。真不知道他們那麼晚還在台大,是否有受到校方的刁難。


會場的入口是簽到處,提供一些點心,桌上有一個自製的擺飾。


往裡面走,有一張桌子擺滿了食蟲植物書籍,都是同好的珍藏,都是可以讓人翻閱的。在後面的書架上掛了一些食蟲植物的照片,是由同好提供電子檔案,再以印表機輸出的。


在後面的長桌上擺滿了豬籠草。這還只是早上的樣子,有些同好在稍後帶來新的豬籠草。


在靠窗的這一桌主要是由華陽園藝提供的植物,是為各種捕蠅草和毛氈苔。


中央的主桌放置一些長得特別茂盛的食蟲植物。


到了上午10點,正式開場了,參觀者陸續的進入會場。當時的「花草遊戲」雜誌有一集刊出食蟲植物的栽培方法,因此雜誌社提供一些過期雜誌,讓早來的民眾索取。我們估計大約有兩三百人來參觀過吧?由於這個會場的空間有限,而且我們所提供的植物並不是非常多,所以我們不希望有過多的參觀者湧入,也因此在事先並沒做很大的宣傳,我們只在幾個有食蟲植物討論區的論壇貼出公告,若是常在注意食蟲植物的網友,應該就會看到了。


接下來看看參展的食蟲植物吧!首先這一盒全都是捕蠅草。為了增加溼度,所以放在透明塑膠盒中。白色那一盆是我所提供的,品種為「皇家紅(Royal Red)」,大概是會場裡最大的捕蠅草。在當年,我才剛測試出施肥的方法,這就是成果展示。


這是另一個擺飾,和入口簽到處是同樣的,只是顏色不同。擺飾上的蒼蠅是會動的。在擺飾後面的毛氈苔是Drosera adelae,是我所提供的。它原本只有一株,種了一年多就長出好多芽來,最後變成滿滿的一盆。這種毛氈苔非常容易靠根部來繁殖,它的根部長到哪,就會從哪裡冒出芽來。這花盆的側面有個小洞,也從那裡長出植株。


門口有一株巨大的豬籠草Nepenthes truncata,這是睡豬提供的,是別人開車幫忙載來的。


有斑的蘋果豬籠草Nepenthes ampullaria。在當時,蘋果豬籠草是大家開始嘗試的品種,因此能夠見到這麼大的已經很不容易了。


純綠的蘋果豬籠草,已經開始產生瓶子叢生的模樣。這在當年還很少有人能種出這種樣子,多數人還是如同前一張那樣,只長出長長的莖而已。所以很多人對這株豬籠草很有興趣,不斷地詢問那位同好是怎麼種的。我們可以看到這豬籠草埋在茂盛的水苔之中,可見得環境是溼涼的。


長得很茂盛的Nepenthes ‘Coccinea’。


小型的豬籠草Nepenthes gracilis,是當年比較常見的迷你豬籠草。在今天很受觀迎的迷你豬籠草Nepenthes campanulata在當年才剛上市,價錢非常昂貴,所以當時在會場中並沒有人提供。直到過了這個展覽約一兩年後,Nepenthes campanulata才漸漸普及。


豬籠草Nepenthes rafflesiana,是由我提供的。在當時,我並沒有帶很多食蟲植物,因為我沒有交通工具可以搬運。這株豬籠草目前在我家中仍然活著,而且長得很高大,不得不修剪它。


白環豬籠草Nepenthes albomarginata。這豬籠草雖然只是低地種,不過很怕冷的樣子,我從未見過有種得比這張照片還要好的,而且擁有這一種豬籠草的人並不多。


展覽會場裡另一株十分受到矚目的豬籠草Nepenthes thorelii × truncata,長得十分巨大。


玩家們提供為數不少的豬籠草。為了讓展覽看起來更為專業,所以我們為許多食蟲植物放上名牌,以供辨識。


這盆土瓶草Cephalotus follicularis也是非常受到大家注意的參展植物,因為它長得很大,至今我還沒看過有長得比它更大的。


眼鏡蛇瓶子草Darlingtonia californica是不容易栽培的食蟲植物,這位同好將它種得這麼大是十分難得的。


食蟲鳳梨Catopsis berteroniana,據說很容易栽培,所以能輕易地長成一大叢。我當時有另一種食蟲鳳梨Brocchinia reducta,只是還太小,所以就沒帶去。


放在主桌上的雜交種瓶子草,長得非常茂盛,剛開完花。


另外有些粗放栽培的瓶子草Sarracenia leucophylla,比較晚才送到會場,所以沒有放到展示桌上。


會場裡也有一些捕蟲蓳,開始有些玩家對捕蟲蓳有興趣而在收集。


會場裡也有迷你毛氈苔Drosera roseana,這算是比較先進的玩家在嘗試的,因為當時多數人並不清楚這一類的毛氈苔是否容易栽培,所以很少有人購買。


會場裡有不少人在拍照,畢竟食蟲植物是難得一見的植物,當然需要好好的拍攝來作為留念。會場中也來了不少在塔內植物園裡活躍的網友,很多人都是在當天才見到彼此的盧山真面目。


到了下午2點,睡豬宣佈演講開始,所以大家便來到另一間教室。我作了一個簡單的演講,內容是適合初學者來聽的,長度約為一個小時,內容從認識各種食蟲植物開始,然後介紹食蟲植物的基本栽培方法,最後再報告我的栽培環境。

演講完後,大家再回到會場裡,開始今天的有獎徵答了,由睡豬當主持人。我們想了一些食蟲植物的問題,也包含一些奇怪的問題,像是今天的演講者叫什麼名字之類的。答對的人可以獲得同好們所提供的食蟲植物。


有獎徵答結束後,展覽就到此結束了。來參觀的人,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事後回憶起來,這一個差一點就夭折的展覽,在最後的一刻得到大家的支援,雖然因為時間緊湊而無法完全按照原訂計畫來進行,不過能在當日將所有的工作安排到位,已經很不容易了。遺憾的是這次的展覽帶來後遺症,因為工作責任過於極中在少數人身上,在這之後,雖然偶而有人提議再來舉辦展覽,但是難再形成一股風潮。直到2007年,才蘊釀出第三屆的食蟲植物展。

附註:
有關這個的活動可參閱以下的連結:
辦食蟲展 and 版聚
11/16 食蟲植物展--倒數四天
就是明天了--食蟲植物特展
[灌水]敗家台北行
關於食蟲展的照片
第二屆食蟲植物展記實-從進場到結束
食蟲會場亂亂拍
人物與食蟲植物群相
11月16日拍到的食蟲植物
11.16 好熱鬧的食蟲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