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7日 星期六

第四屆食蟲植物展全記錄



第四屆食蟲植物於2008年5月3日,在台灣大學農業試驗場舉辦。這一次滙集了各方高手的珍藏,展出的植物無論在數量、尺寸及種類上都是前所未有。同時還邀請長期居住在台灣的德國人Hans為我們做了一場精彩的演講,報告他去參加一場食蟲植物研討會的所見所聞。

  ※     ※     ※

距離食蟲植物展的日子越來越近,我們這些負責舉辦展覽的工作人員就感到壓力越大,因為總是有做不完的工作,再加上展覽植物的種類和數量一直無法確定,實在很擔心到時候會開天窗。

這一次的展覽,我所要負責的工作是寫解說海報的內容,然而手上還有其他的工作,真的好難撥出多餘的時間來寫,而且還得預留一點時間給佐佐,因為我寫好的內容必須傳給他去編排並輸出成海報。在展覽的前一個星期,我們幾個人約好去建國假日花市,來確認最後還沒完成的工作。我把已經做完的部份先給佐佐,也給他一些食蟲植物的照片用來做海報。在最後那一個星期,我仍然儘量在寫文章,不過等到我寫好時,已經來不急了,佐佐已經把做好的海報送去印了。那些沒有印出來的內容,只好等下次有機會辦展覽再說了。

終於來到前置作業的那一天了,我從位於竹東的公司出發,一走到公車站牌,很幸運地馬上就搭到公車;到了清華大學的客運站,也很快就搭上客運,順利地到了台北,再搭捷運到台灣大學。我從下午兩點出發,到了展覽會場時已經是四點半了,軒軒、Pruns、宏仔、佐佐、hsujialuen和幾個同好都已經到了,會場裡也已經有了一些植物。這個時候的植物大概只有全部的五分之一,其他願意提供植物的同好多半還在上班或上課,要等到晚上才能來。

由於全部的植物還沒來,所以我們並不想先把那些植物擺到桌上,因為可能到時候全部的植物來了之後,又會有所改變。我們向來無法掌握參展植物的名單,因為提供植物的同好總會改變心意,而且植物的狀況也一直有變化,因此不到最後是幾乎無法確定哪些植物會拿來展示。

在全部的植物還沒來之前,我們就先做別的事,我來裁切植物的名牌,並且折好,Pruns在一旁沒事,也來幫我做,我們就一面做一面聊各種事;佐佐則載hsujialuen回基隆的家去搬植物,然而他們不幸碰上塞車,光是出了台大的門口,就在台大外面的馬路上塞了20多分鐘,等到他們搬好植物再回到台大,已經是9點多了。

會場四周圍一圈桌子,中間用了隔板,或許是想吊掛植物,不過在後來全換成桌子。

比較早進場的植物先放在桌下,因為還不確定有多少植物要來,不能直接放到桌上。

這一堆毛氈苔和瓶子草都接受充足的日照,長得非常好。

放在長椅上的豬籠草。

留在台大的我們開始清理瓶子草,把枯葉修剪一下,並用抹布擦拭花盆,因為接著要在每一個花盆貼上標籤,來登錄每一盆植物。

這次展覽有好多的瓶子草,而且都長得十分巨大,這將會非常有看頭。

到了比較晚的時候,陸續地有人帶來展覽植物,一箱一箱地送來。

由於我家住在基隆,最遲只能幫忙到8點半就得趕回家裡。剩下軒軒和Pruns留在會場,等其他的人把植物帶過來。直到隔天才知道他們忙到好晚,到了晚上12點才離開。所以有些工作人員好晚才睡,而且多半失眠,好不容易睡著了,天就要亮了。

我比其他人多睡一點,不過我還是在5點半就起床,算一算只睡了4小時半,就得準備要去台大。一路上很順利,所以我在7點半就到了會場。結果會場的門還沒開!只有我一個人在那裡。我打電話給軒軒,請他幫我找Pruns來開門。過了不久,Pruns來了,我們就從後門進入,到了裡面,所有的植物都擺好了,於是我立刻拿出相機,並架起新買的三角架,開始拍食蟲植物了,因為如果不趁這時候趕緊拍,等一下人多了就不好拍了。

會場的桌上擺滿了食蟲植物。

為數不少的捕蟲蓳、狸藻和貉藻。

壯觀的瓶子草盆栽,數大就是美!。

原來架在中央的隔板被撤掉了,換上桌子來放豬籠草和抽獎獎品。

落地窗前的豬籠草。

另一群豬籠草,因為之前是種在高溼度的冷房,所以就套著塑膠袋,以免發生脫水的問題。

我拍了沒多久,就來了幾個認識的網友了。aero2000很早就到會場,他昨天從梅峰的台大農場趕過來,就住在台大校園裡。他帶來新的相機和鏡頭,也開始來拍攝食蟲植物。稍後,無限和罌粟也來了,他們一大早搭了高鐵上來台北,當作是高雄的代表吧!無限帶了一些瓶子草來展覽,並帶一些瓶子草的種子來讓我們作為抽獎的獎品。

Utricularia reniformis的花,花朵的寬度達到4公分。據栽培者說,在高山上很容易種活這種狸藻,很快就長了一大叢,也開始開花。不過因為不方便搬運,所以就只有切一支花梗來展覽

這個時候正是捕蟲蓳開花的季節。

據說是很難種的捕蟲蓳Pinguicula emarginata,困難點在於它怕熱,很難渡過夏天。

到了10點,我們把大門打開,正式開始今天的食蟲植物展了,接著要登場的就是Hans的演講。有登記來聽演講的聽眾,先在門口的棚子下面集合,然後由工作人員帶著去洋菇館教室。由於來聽演講的聽眾之中,有許多人對我們這個圈子還不熟,一聽到演講者是一個德國人,就很緊張地問是不是等一下要聽的演講是英文的呢?事實上,Hans在台灣住了好多年了,做的工作還是翻譯,除了在講話時還有一點口音之外,他的中文造詣恐怕比很多人都要好。等到我們解釋過這個演講是以中文來進行,許多人才鬆了一口氣,因此多找了一些現場報名的聽眾。

由工作人員的帶領,我們來到洋菇館教室,很快就進入今天的演講活動。Hans所要報告的內容是他參加國外一場食蟲植物研討會的經過。在那個研討會中,由一些植物學者報告目前一些食蟲植物相關研究的進展,不過最令人興奮的,應該是能夠去看看野外的豬籠草。

那場研討會安排一個比較簡單的行程,可讓來賓看到野外常見的豬籠草,例如蘋果豬籠草Nepenthes ampullaria和萊佛士豬籠草Nepenthes rafflesiana,還能看到美麗卻很難栽培的Nepenthes northiana或是Nepenthes rajah。據說研討會也安排另一種高級行程,那需要進入山區生活好一段時間,但是可以看到各種稀有的豬籠草。對於有登山經驗的人來說,或許可以考慮參加那一個行程。

這些豬籠草在野外都長得非常巨大,因為都活得很久了,然而誰也不知道這些豬籠草還能在那裡生存多久。東南亞這些國家對雨林的破壞非常嚴重,因為現在全球能源短缺的問題,使得東南亞國家看到這個機會,大舉地開發生質能源,也就是砍掉原始森林,改種高產油能力的油棕,用來提煉植物油,再用化學方法轉換成為生質柴油。還有另一種破壞就是人為的採集了,由於當地人民的生活比較困苦,在利益的驅使之下,就會採集豬籠草來販賣。

在不久之後,Hans就要舉家遷往東南亞了。或許他想在滿地遍野的豬籠草消失之前,能夠住在當地好好地欣賞它們,也或許他想投入保育的活動,這就不得而知了。不過當我看到Hans為了豬籠草而帶全家搬去豬籠草的原產地,這真的是已經遠遠超出蝕毒末期患者所表現出來的行為啊!

Hans還介紹他的豬籠草栽培方法。Hans是屬於澆水派的,他的豬籠草一律澆水來栽培。他為了栽培那些寶貝植物,在自家的車庫上面搭了一個由錏管和黑網構成的簡易溫室,並經常地噴水來維持高溼度。在他的溫室裡面要種豬籠草都非常容易,豬籠草長得很快,而且他又不停地買,一下子就塞滿了他那小小的溫室了。如果他搬去東南亞居住,想要擴充他的豬籠草收藏會很容易,一定可以買一塊夠大的地來蓋溫室,說不定自家後院就是一座充滿豬籠草的叢林了。

滿場的聽眾,連牆邊都坐滿了,應該有50個人以上吧!

Hans巨大的身影,或許以後很難在台灣看到了。

研討會會場展示的豬籠草藝術創作,這是中國水墨式的畫風。

也有人用西洋油畫的表現方式來畫豬籠草。

在原產地,遍地都是蘋果豬籠草Nepenthes ampullaria,也能找到紅色瓶子的個體。

雖然生長在低海拔但卻很難栽培的Nepenthes northiana,在野外可以長得十分巨大。

稀有的Nepenthes rajah,在國家公園很容易見到,而且長得很大。

在會後,Hans回答聽眾的問題。

聽完了Hans的演講,我們這群聽眾再回到展覽會場。這個時候,會場裡面已經好多人了,雖然還不致於把小小的會場塞到寸步難行,但是流量很大,出來了一批人,接著就進來另一批人了,會場裡面一直維持著20到40人的規模。在下午2點的時候參觀人數比較少,降低到了10到20人左右。這可能是太熱了,或者是午餐的關係。不過Pruns說,依據過去的經驗,等到3點之後會來更多人。果然正如他所說的,人潮又漸漸地回來了,而且因為快到抽獎的時間,所以來了更多人,直到抽獎時達到最高峰,粗略估計有50到70人吧!

多達30個獎品讓參觀者來抽獎,每一個獎品面前都有一個紙杯,讓人投入抽獎卷。

我們準備了簽到處,讓參觀者留下大名。

抽獎卷是這次展覽首次的嘗試,所得的收入將供作下一次展覽用的基金。就第一次而言,銷售狀況還不錯。

這一次的展覽首次張貼教學用的海報,提供了基礎而實用的知識。

令我們感到欣慰的是來參觀的人,大多都是看到展覽或演講公告而來的民眾,而不是只有我們這一群食蟲植物的玩家而已,這表示其實大眾對於食蟲植物是很有興趣的。我們宣傳的範圍並不廣,除了在塔內植物園和一些相關的網站有公告之外,頂多只在台大校園和附近的國中國小張貼小小的海報,並沒有大肆宣傳,結果來參觀的人數就已經超出我們的預期。我們粗略計算,大約有三四百個人進來參觀過了,這不僅超過當年在台大園藝系舉辦的第二屆食蟲植物展,也可能比起過去幾次在這個場地所舉辦過的植物展覽還要來得熱烈。

另外,參展的植物數量也是有史以來最多的,我自己計算一下,擺在桌上的食蟲植物就有334盆,這還不包括當作獎品的30盆,以及一些藏在桌下數量不明的食蟲植物。更重要的,是這些食蟲植物全都是由同好所提供的,完全沒有廠商的參與,而且那些食蟲植物都長得很大,已經達到成株的狀態,生長狀況良好。以這次展出的結果來看,台灣已經漸漸有實力可以和國外一較高下了。

由於參觀的人數好多,所有的工作人員都忙著工作,有些人忙著解說,還拉了一些同好當作臨時的解說人員;我一直坐在室內的簽到處,和aero2000一起推銷抽獎卷;另外幾個工作人員則在室外銷售食蟲植物。大家忙到不行,雖然我們有買工作人員的午餐,結果大家幾乎忘了午餐這回事,而且也欠缺人手去幫忙買飲料過來。這些都是當初始料未及的,沒有想到會來了這麼多人,以致於我們窮於應付人潮。

終於等到抽獎的時間了。大家全都聚集到這個小小的展覽會場,由我來為大家抽獎。這次的獎品有30個,我們一個一個來,由佐佐把裝有抽獎卷的杯子拿到我這裡來,我就把抽獎卷倒進另一個桶子裡,混合之後才抽出其中一張抽獎卷。有些人特別幸運,連續抽到好幾項獎品,不過我想他們的投資也不少,應該投了不少抽獎卷。也有人比較倒霉,把好多抽獎卷賭在一個獎品上,最後卻沒抽到他。對此我也覺得很抱歉,不過,這就是人生啊!在我抽獎的時候,在桌前有三個小孩子眼巴巴地望著我。我知道他們有買抽獎卷,可是我也沒辦法作弊啊!他們這幾個害我在抽獎時的壓力好大,所幸我有替他們抽中一個獎品,看到他們高興的樣子,我感到很高興,也鬆了一口氣。

全部的獎品抽獎完了,軒軒就宣佈今天的展覽到此結束,我們目送群眾離開會場,緊接著,我們清點展覽的植物,打包裝箱,提供展覽品的同好們就陸續地搬回家了。剩下還有一些食蟲植物,佐佐開車載我和hsujialuen,並且把我們的展覽品送回基隆。在回去的路上,我們聊著有關食蟲植物未來的發展。其實有很多東西都我們都想要做,只是限於時間、經費和場地的關係而做不到。我曾有向Pruns詢問是否有更大的場地可以作為展覽空間,他的回答是有的,例如改用洋菇館教室作為展覽場地。他還說可以提供另一間更大的空間,不過前提是展期必須要比較長。

展覽結束之後,這些放在地上的植物等著主人來帶回去。

疲累的工作人員留下來清場,在等待的時候吃著中午剩下來的便當。真得感謝所有為此付出的人,有了你們的幫助,這個展覽才能圓滿地結束。

黃昏來臨時,校園恢復寧靜。對於大家來說,這應該會是一個難忘的食蟲植物展吧!

展期的長短就是一件兩難。對於參觀者來說,展期越長越好,因為要安排時間會比較容易。不過對於提供展覽植物的參展者來說,展期越長越不好,因為參展植物在外面越久,折損率就越高。由於我們舉辦展覽的前提是必須要有人願意提供植物,沒有人願意提供植物,那就不必舉辦展覽,所以我們只能優先考慮參展者的意見。或許有一天,當台灣這裡的食蟲植物玩家更多,或是有實力更堅強的廠商,才來考慮舉辦大規模的食蟲植物展。

這次展覽的舉辦雖然比較倉卒,無法做到盡善盡美,但所幸得到各界有力人士的幫助,才能使得展覽能順利舉行。最後要感謝所有對這個展覽有貢獻的人,希望大家還有機會能聚在一起,再來舉辦下一次的活動。

塔內植物園的相關討論
[公告]第四屆食蟲植物展籌備及討論
[公告]第四屆食蟲植物展-參展、工作人員報名區與食友販售 ...
[公告] 第四屆食蟲植物展 食友參加報名處
<公告>第四屆食蟲植物展 演講課程報名區(免費入場)
第四屆食蟲植物展募款帳號(已經可以開始匯款了歐)
請大家告訴大家喔~感恩感恩!
TBG Spring/Summer塔內春夏大秀, 食蟲植物展形象廣告
第四屆食蟲植物展之進場記錄
第四屆食蟲植物展實況
[貼圖]第四屆食蟲植物特展-植物篇
[貼圖]第四屆食蟲植物特展-人物互動花絮篇
第四屆食蟲植物展 <综合篇>

部落格的報導
佐佐-第四屆食蟲植物特展 - 相關設計
佐佐-第四屆 食蟲植物特展 - 台大
無限-臺大農場第四屆食蟲植物展
Pruns-食蟲展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