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4日 星期六

總算是過了夏天



各位還記得今年七月的氣溫特別高嗎?當時的新竹又溼又熱,日夜溫差小,幾乎無風。種在室內的食蟲植物有不少就承受不了長期的高溫,歸西了。

  ※     ※     ※

因為慾望無窮,買了第三座4呎T5燈具,打算用來栽培豬籠草。然而在室內開了三座100瓦的燈光又碰上特別炎熱的夏季,讓我不得不對無法控制的高溫而屈服。

我住的地方會西晒,所以下午時的房間會很熱,每當晚上回到家裡時,第一件事就是打開落地窗,並且用風扇將室內的熱空氣向外排放,然後才開冷氣。雖然是可以在白天時打開落地窗來通風以利降溫,只是我住在大馬路旁,而且還是新竹市的重要道路,車流量超大,如果房間太通風就會惹來很多灰塵,就會讓我的眼睛過敏,那就要去看眼科了。現在我在路上碰到那位眼科醫生,我們都會彼此打個招呼。你去看眼科的次數會頻繁到讓醫生認識你嗎?

所以為了讓自己過得舒服一點,只好白天緊閉門窗並勤奮打掃以減少灰塵。由於增加第三座燈具顯然太熱了,不得不停止使用,再把大部份的豬籠草放到戶外的陽台上;少數留在室內的則用省電燈泡來照射。

在這段高溫期間,對我的豬籠草帶來重大的傷亡。之前扦插一些豬籠草,成長的狀況都很糟,有些扦插苗枯死,有些扦插苗過好幾個月還是不發根,雖然有少數幾株扦插苗長了少少的根,生長狀況也不佳;最令人心痛的,莫過於死了幾株迷你豬籠草Nepenthes campanulata

那一陣子因為工作較忙,所以就沒有每天去檢查植物的生長狀況。一開始發現一株Nepenthes campanulata的小苗生長狀況非常差,所以替它換了栽培介質,打算將它送入冰箱去避暑,結果功虧一簣,不慎讓花盆摔到地上,頂芽就折斷了。由於它已經很虛弱了,繼續種了一陣子,長不出新芽就死了。

後來發現另外一盆含有幾株的Nepenthes campanulata的情況也很不妙,甚至有一株的頂芽已經變黑了!於是趕快把這一盆送到冰箱裡面去。由於空間不足,不得不把一些小花盆小心疊起來,以便空出空位來容納這個大花盆。

因為今年室內的溫度實在太高,不得不把Nepenthes campanulata放入冰箱裡面。這個花盆又高又大,以致於遮蔽其他矮小花盆裡的植物而導致光線不足,但在這個情況下,只求能救活豬籠草,等它回復了再拿出來。


其他怕熱的食蟲植物有Drosera adelaeDrosera capensis,後者是一種不會休眠的毛氈苔,它們在夏季發生枯萎的現象,其實是真的熱到無法忍受而枯死,不過有些人認為那叫作夏眠,其實並不是。雖然枯死的植株可能在秋季氣溫較涼時又會重新冒出新芽,然而那只能說是「倖存」下來的根部重新長芽的結果,更常見的情況是死得徹底,永遠長不出新芽。

歷經炎熱浩劫的Drosera adelae,地表上大多數的植株枯死了,最近天氣較涼才長出新芽。


北領地毛氈苔和迷你毛氈苔則耐熱多了,前者本來就屬於不怕熱的毛氈苔,不過在我那缺乏大幅日夜溫差的栽培環境,生長狀況就緩慢下來了。迷你毛氈苔的狀況比起去年好得多了,大多數沒真正進入休眠的狀態,所以我讓它們一直處於浸水的環境。至於為何去年的迷你毛氈苔比較容易休眠,我猜測是因為那時不當的施肥導致環境變得過度惡劣,都長出厚厚的藻類和毛氈苔競爭生存空間,以致於不良的生長環境誘發迷你毛氈苔進行休眠。今年栽培介質的狀況好了很多,或許因為這樣,就沒有誘發迷你毛氈苔進入休眠狀態。

過了9月之後,新竹這裡的氣溫終於比較涼了,許多食蟲植物的生長狀態漸漸回復正常,之前頂芽黑掉的Nepenthes campanulata也復活了,它長出側芽了!當初剛放到冰箱時對它真是不抱希望,不過它殘存幾片葉子在經過好幾個星期之後仍然是綠的,而頂芽變黑的部位並沒有擴大。有一天就抱著一絲希望去看它有沒有長側芽,果然看到它冒出芽點,到了現在,側芽已經相當大了。

大難不死的Nepenthes campanulata長出側芽,這張照片攝於9月初。在當初看到頂芽變黑時,頗令人感到萬念俱灰。


最後還是要鄭重聲明,在台灣栽培Nepenthes campanulata並不需要冰箱,只要遮蔭,就能在戶外安然渡過夏季。我的情況比較特殊,因為房間西晒加上燈具過多,所以室內氣溫異常炎熱,才會導致這種嬌生慣養的豬籠草無法生存。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