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9日 星期日

隱於市的豬籠草魔王



擁有一座溫室來栽培自己喜愛的植物,是每一位園藝愛好者的夢想。這一次,我看到一位執著的豬籠草玩家如何在寸土寸金的土地上,建造出一座超越常理的溫室。

  ※     ※     ※

在台灣的食蟲植物玩家當中,劉先生顯得相當低調,他從未在網路上現身過,只默默地瀏覽著網路上年輕一輩的玩家所發表的文章和照片。不過,比較資深一點的玩家都知道這一號人物,也都曾見識過他那座不可思議的豬籠草溫室。

近幾年來,劉先生常現身於聚會當中,有時會帶幾個剪下來的豬籠草瓶子。看到那些瓶子的尺寸,你就會了解他為何不把豬籠草帶出來,因為他的豬籠草都相當巨大。

不可思議的豬籠草溫室

某個星期六下午,我到劉先生的家去參觀他的豬籠草溫室。他的家藏身於台北縣裡一條不起眼的巷弄裡,進了他家,向上爬了好幾層來到頂樓,走出門外,映入眼前的是一大堆懸掛起來的豬籠草,四周全都是豬籠草,連頭頂都是豬籠草!

頂樓陽台掛滿了豬籠草。

陽台圍牆上的花台也擺滿的了各式各樣的豬籠草。

陽台內側的牆邊搭了鐵架,擺滿了裝豬籠草的魚缸,大大小小加起來超過10個。由於陽台外側的豬籠草種得太多把光線遮蔽,所以那些魚缸裡的豬籠草全都採用人工照明,而且悶著培養。

魚缸裡種的都是豬籠草的小苗,品種多半是蘋果豬籠草或是其雜交種,不乏高價位的紅色系蘋果豬籠草。由於數量太多,我並沒有一一觀察那些豬籠草的品種。在旁邊還有一個鐵架不放魚缸,而是只用透明塑膠布圍起來,裡面同樣放滿了豬籠草的小苗,並且採用人工照明。

看到劉先生這樣人工照明的規模,我才覺得我還真收斂,我原本以為我在房間裡種食蟲植物用了兩組4呎長的燈具已經很過份了,看來我應該再買兩組燈具才對。

牆邊的鐵架上都是栽培豬籠草的魚缸,植株不大,所以數量非常多。

少見的三色蘋果豬籠草。

我身處於豬籠草環繞的陽台,連頭頂都是豬籠草,心想如果有一天我有了自己的房子,在家裡塞滿豬籠草的景象不外乎如此吧!

我一盆接著一盆看過去,原以為劉先生的豬籠草就是這麼多了,因為這裡已經是頂樓了,而且看他只是把豬籠草種在陽台四周,搭鐵架來利用空間,並沒把豬籠草堆到讓整個陽台都寸步難行,我想他還蠻有理性。

不過很快我就知道我錯了。

他招呼我上樓,我才發現旁邊還有梯子,於是便跟了上去。樓梯上都是水,看起來有些溼滑,所以我小心地上樓,又一面觀查牆面上懸掛的蘭花和蕨類植物。

通往豬籠草天堂的路,也是豬籠草地獄的入口。

到了頂樓的上面一層,我被眼前的景象嚇到了!舉目所見全都是花盆,有好幾百個,每一盆裡面都有豬籠草;密度之高,國內外大概沒有人比得上。看到這種奇異的光景,我幾乎快講不出話來了!

一般來說,獨棟房子的頂樓會蓋一間小房間,小房間的外面就是可以看到天空的陽台。我在剛才的陽台上,以為頭頂的豬籠草只是掛在陽台上所覆蓋的遮雨棚,到了頂樓上面,才發現那不是遮雨棚,而是巨大的鋼架,鋼架上搭起橫樑,再鋪上簡單的步道,人就可以走在上面。這個從下面陽台搭起來,延伸到頂樓樓頂的鐵架其高度也有一層樓高,為了有效利用空間,在這一層又用小鐵架把一部份區域再細分成三層,用來放小型的豬籠草;靠外的區域沒有小鐵架,豬籠草掛在頂端的鐵網,鐵網之上就是天空了。

到處都是豬籠草!

頭頂上都是豬籠草!

鐵架上的步道,行走時必須很小心。

這是Nepenthes sibuyanensis × ventricosa,劉先生說來這裡一定要摸一摸這個瓶子。

一些豬籠草的小苗。

我神遊在豬籠草當中,忽然聽到劉先生在我頭頂上喊著要我上去看一看…天哪!樓上還有豬籠草?這時我才注意到旁邊有個簡陋的梯子,通到上方一個小小的開口。

一開始我有點不太想爬上去,因為那個梯子看起來不太堅固,只是用細細的鐵條銲起來的,所以爬上去時會有點晃動。最後我還是爬上去,不過卻感到有點腿軟,因為這裡距離下面的陽台已有三層樓高,依稀可見三樓底下的陽台,腳踩在看起來不甚安穩的鋼架,鋼架上雖然有鋪一層鐵網,但是鐵網的網眼很大,總讓人有踏空的錯覺。雖然劉先生說這個鋼架非常堅固,鐵網的網眼其實夠小,不過我一開始只敢沿著鋼樑行走,不敢直接踏在鐵網上。

初次站在鐵網上真讓人感到頭皮發麻!懼高症者大概不會來到這上面。

頂樓的樣子,鋼架上鋪上網眼很大的鐵網,並設管線來灑水。

最頂層的鋼架上面架設管線,接上灑水頭進行全面性的灑水,水便穿過鐵網,灑在底下懸掛的豬籠草上。這個鐵架為了透光,所以在它的正上方沒有擺其他的植物,只有在周圍擺了幾個盆栽,種的並非食蟲植物。

我踩在鋼樑上面,看著腳底下幾百盆豬籠草,有大有小,也有很老的豬籠草已長出好幾公尺長的莖,橫越整個鋼架。掛在這個鐵架最上層的豬籠草,全都直接受到陽光照射,所以植株長得相當肥厚,瓶子顯現非常鮮豔的顏色。劉先生說,在這鋼架上俯視腳底下的豬籠草,頗像生物學家攀爬在高空中的繩網來研究樹冠上的生態。

透過鐵網看著腳底下的豬籠草,真是奇妙的體驗!

想要看看生長狀況,就用鐵勾把瓶子勾起來看。

我拿另一台隨身的小型數位相機,伸手穿過鐵網來拍。

從鐵架頂端往下看,有一株豬籠草正開著花。

這個鋼架的後半部則是鐵皮屋的屋頂,鐵皮屋是蓋在原本的頂樓之上,鐵皮屋裡有水塔,其餘的空間作為儲藏室之用。幸好裡面沒有塞滿豬籠草,不然就更可怕了!

鐵皮屋的屋頂上也有鋪了鐵網的鋼架,上面已經擺了一些植物,大多是積水鳳梨和其他的園藝植物,豬籠草較少。不過劉先生說,未來可能會把第三層也種滿豬籠草!

在鐵皮屋頂上的植物,有些是豬籠草,其他是積水鳳梨和別的園藝植物。

通往樓下的開口。

我和劉先生坐在鋼架的頂端聊天,過了一陣子,有其他的玩家來訪,於是他便下樓去招乎了,我繼續待在最頂上,一面看著腳底下的豬籠草一面拍照。烈日當頭,我感到頭暈目眩,我本來以為不會有食蟲植物玩家能嚇得了我了,因為大規模的栽培方法只不過是蓋一座幾百幾千坪的溫室,我曾經參觀過大企業的蘭園,早已有此見識,只要把蘭花換成豬籠草,那便是如此了。然而,見到劉先生的豬籠草溫室,完全超乎常理,這可以稱得上是世界級的瘋狂吧!我相信把自己的家搞成這個樣子,連國外的資深玩家也要甘拜下風了。

栽培理念

擁有這麼多豬籠草,劉先生自有一套獨到的管理方法。首先,自動化是絕對必要的,因為豬籠草太多,不可能用人力來照顧。不過倒不需要用到什麼高等的自動化技術,只要使用一個定時器來控制加壓馬達,每小時對豬籠草灑幾分鐘的水就好了,自然就能為每一盆豬籠草澆水,並營造出高溼度的環境。

為了確保每盆豬籠草都能澆到水,灑水的管線有經過設計,而且劉先生說最關鍵的地方是使用日本製的灑水頭,因為只有這種灑水頭才能在它灑水的範圍之內形成均勻的水霧,不然,一般廉價的灑水頭多半只會把水噴灑在外圈,造成外圈的植物被灑過多的水,靠近灑水頭的植物卻而得不到足夠的水。

日本進口的灑水頭。

由於灑水的目的是澆水,所以只用自來水,而且因為頻繁地灑水,所以豬籠草的表面永遠是潮溼的,水沒有乾掉就不會形成水垢。豬籠草的栽培介質很單純,大多用水苔,其他的栽培介質比較少用。

這一座蓋在頂樓上的豬籠草溫室,左右皆以塑膠布包覆,前面完全敞開,正上方也沒有遮蔽,所以通風良好,在頻繁地灑水之下,就能形成涼爽又高溼度的環境,即使在夏天,最頂層氣溫已有三十幾度,但在底下的陽台則能維持在三十度以下。

所以我們可以知道,這個溫室並非為均勻的環境。劉先生會依據豬籠草的特性來安排它們的位置,喜好強光的豬籠草就掛在最上面的鋼架直接晒太陽,喜好較涼的或不耐晒的品種則放在下層。

掛在上面鐵網的豬籠草,全都是可以接受陽光照射的品種。

高地種Nepenthes truncate,種在比較陰涼的環境。

劉先生收集豬籠草的方向和大多數玩家不同,從一開始就收集雜交種的豬籠草;他也有原生種豬籠草,只是數量不多。這對早期的玩家來說簡直是個異類,玩家們多半尋求原生種豬籠草,而且血統必須純正,對於雜種都不屑一顧。

劉先生說他收集雜交種豬籠草最主要的因素是它們比較容易栽培。的確如此,許多不易栽培的原生種,在經過雜交之後都變得很強健,對生長環境的要求不高,甚至有許多親本雙方皆為高地種的後代具有耐熱的能力,可以直接曝曬於台灣夏天的陽光之下。另外,在烈日之下對植物灑水是大忌,不過劉先生照灑不誤,因為也沒發生任何問題。由此可見,雜交豬籠草真的非常強壯。

現在風水輪流轉,越來越多玩家發現雜交豬籠草的魅力,好的品種往往比原生種還貴,由此可見劉先生獨具慧眼。

夢幻中的雜交種豬籠草Nepenthes lowii × truncata,可惜現今已少見於市面上了。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豬籠草都能活得下來,這樣的栽培方式是比較粗放式的。如果某個品種無法在這個環境之下存活,那就算了,劉先生並不打算為此弄個冰箱。雖然在最下面的陽台有使用人工照明,但那是因為太暗的關係不得不用。

一定有很多人擔心,如果颱風來了怎麼辦?劉先生說就維持原狀就好了,因為多年來都是如此渡過,也沒發生什麼大問題。事實上,要將那些豬籠草全都收進房裡根本就不可能,數量實在太多太多。

劉先生的豬籠草之路

說到劉先生怎麼會開始迷上豬籠草是一個機緣。很久以前,台灣曾經有出過一套園藝雜誌,名為「綠生活園藝雜誌」,劉先生的親人正是在那雜誌社工作。有一期雜誌有夏洛特的豬籠草專訪,劉先生見到那篇報導大為驚豔,於是便透過親人的引介而認識夏洛特,從此便沈迷於豬籠草的世界中了。

對早期的玩家而言,玩賞豬籠草是一條孤獨的路,因為當時並沒有網際網路。不像現在,世界是平的,任何人只要能上網,就能知道最新狀況。劉先生大約是在2002年在台北舉辦的「第二屆食蟲植物展」開始現身於年輕一代的玩家面前。他帶了幾個剪下來的巨大豬籠草瓶子來展覽,因為他家的豬籠草太大,搬不過來。不過我在當年還不認識他,是還要再幾年之後,常常見到他與其他的食蟲植物玩家在一起,才漸漸熟悉起來的。

很多人以為劉先生擁有那麼多的豬籠草,想必生活相當富裕。其實不然,他就如同一般中產階級一樣辛勤地工作,需要養家活口,在便宜的地段買一間小小的獨棟樓房,除了豬籠草之外並沒其他的慾望。劉先生還算相當節制,並不會把所有的薪水都花在豬籠草上,而是只拿工作上的加班費作為豬籠草的資金。由於他交友廣闊,有些豬籠草是別人送的,還有機會接收別人不要的豬籠草。用在栽培豬籠草的設備能省則省,那個三層樓高的架子其主要結構只是鍍鋅鋼架,內部的架子也只是便宜的角鋼或鍍鉻鐵架。由於鏽蝕問題,他才考慮有些部份會改用不鏽鋼。燈具和魚缸都是便宜貨。整個豬籠草溫室最高級的零件,大概就是日本進口的灑水頭了,只有這種等級的灑水頭,才能製造出能讓劉先生滿意的細緻又均勻的水霧。

大多數的園藝愛好者總夢想有一天能買下一塊很大的地,蓋一座溫室,愛種什麼就種什麼。劉先生則是另類思考,既然橫向的面積已經受限,那就朝向天空發展吧!

我只希望他別把那個豬籠草溫室蓋得太高!

延伸閱讀


更多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