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8日 星期三

2010年 春夏 高雄食蟲植物交流會報導



澳洲的豬籠草栽培場「Exotica Plants」自從現身於網路之後,一直受到全世界豬籠草玩家的注目。他們是如何栽培豬籠草、他們對於育種的理念,以及雜交豬籠草的種種,都由這次活動的講者夏洛特來為各位揭曉。

  ※     ※     ※

會前的準備工作

高雄的食蟲植物交流會已經推行了幾年,活動的舉辦已經漸漸成熟,原則上,只要會長先私底下與幾位辦活動的主力人手們談好時間,上網公告之後,大家就會動起來,所以當交流會的會長並不是很困難。

由於擔任會長要做的事並不多,所以我就開始來想想看可以為活動做些什麼。由於抽獎券對於交流會基金帶來很大的貢獻,那就先從這裡來做點改變吧!本來還想仿照台北網聚的模式為事先報名的人做名牌,不過時間不太夠用,就挪到下次再做吧!。

原本想把抽獎券做得像是郵票那樣,裁切線是用「齒孔」做出來的,但要找到做出齒孔的工具很難,在國外的網站上找到疑似的工具,不過光是用看的就覺得那好像不太好用的感覺,只好退而求其次,用虛線刀了。

在上一次的食蟲植物展買了一把OLFA的虛線刀,不過沒派上用場,詳情可參考「食蟲植物展的抽獎卷」。後來發現其實它很難用,所以再次上網尋找更好的虛線刀。這次看到OLFA出了新版的虛線刀,也看到有更專業的能切出虛線的裁紙器,我正猶豫是要郵購OLFA的虛線刀還是專業的裁紙器,後來有一天在路上看到一家小小的美術社,就進去碰碰運氣。其實我很喜歡逛這種店,因為可以看到一些平常不容易見到的專業文具,結果發現他們有賣虛線刀,於是買回來試用。

簡單設計一下抽獎券,用那塵封己久的雷射印表機來列印抽獎券,接著就拿出新買的虛線刀來裁切,果然切割的效果好了許多。不過為了確保每條虛線都有切出來,就得花費很大的力量來切割,這麼一來切完幾張抽獎券,手就沒力,手一沒力就無法控制虛線刀而切壞抽獎券,所以只好把這個工作分好幾天來完成。


製作抽獎券的利器。除了買到新的虛線刀之外,原本還想買OLFA的A3切割墊,結果當天帶的錢太少,那家小店又不能刷卡,只好買小張台製的切割墊。


透過光線可清楚見到虛線確實都有切出來。不過我覺得這個虛線刀還不夠理想,若虛線能更短一點就好了。


演講與工作人員的酬金也同樣用信封包裝,並印上文字,看起來比較正式。


另一件需要做的是海報。不知道是否是食蟲植物奇特外表的特性,常會吸引設計相關行業的人加入我們的圈子,所以每次辦活動幾乎不愁沒人畫海報。在網路上有一位畫「萌圖」很有名的玩家,很早以前就主動說要替這次的活動畫海報,當然是以「萌」為主題啦!如果不了解什麼是「萌」,可以參考維基百科對「」的解釋,若要深入了解,不妨讀讀「啟萌書-萌系完全攻略」。簡單來說,許多「宅男」因為交不到女朋友,所以就把時間花在動漫上(反過來說是因為沈迷於動漫以致於交不到女朋友);宅男當中會畫圖的,當然就是畫美少女啦!就像藝術家的作品大多是以女性為題材是差不多的道理。雖然有人主動要畫海報是件令人欣慰的事,但對方沒有透露說他要畫什麼,不禁讓我很擔心,就怕宅男實現妄想之後會形成不得了的東西,那就不太好了。

雜交豬籠草的二三事

這一次的活動很幸運能邀請到夏洛特來演講,因為他現在大多在國外,要將他的行程與交流會安排在一起實在不容易。這次演講的內容是有關雜交種豬籠草的種種,是因為過去常有人向他請教這方面的問題,於是加以整理而成為這次分享的主題。

夏洛特常有機會拜訪世界各地的豬籠草栽培場,其中最受矚目的,就是位於澳洲的「Exotica Plants」。在台灣,對豬籠草有較深入了解的玩家都知道這個栽培場,並以其縮寫「EP」稱之。

EP之所以受到全世界的注目,可從他們的經營方向談起。全世界大多數的豬籠草栽培場走的是玩家路線,賣的多半是原生種豬籠草,植株小而且貴;EP走截然不同的方向,EP在早期就開始專攻雜交豬籠草,而且他們的理念是把豬籠草作為盆花來販售,所以把植株種得又大又美,價位上也相對比較便宜。所以每當EP的網站公佈令人驚豔的新品種時,就會造成搶購風潮。

EP對於豬籠草雜交種的開發已經進入到策略性的考量。他們並不是隨便拿兩株開花的豬籠草胡亂雜交就拿來賣,而是考慮到雜交出來的豬籠草應該俱備的商業價值。EP對於商業價值的考量並非只局限於外觀美醜而已,更考慮到瓶子的壽命和瓶子的硬度,因為如果瓶子的壽命太短,就容易產生枯掉的瓶子導致賣相不佳;瓶子太過脆弱就容易在運輸過程損壞。另外,豬籠草的籠蔓太長也不好,因為這會造成包裝上的不便,如果籠蔓能像迷你豬籠草Nepenthes campanulata那麼短是最好不過了。

EP不停地製造舉世為之瘋狂的雜交豬籠草,我們一定會認為EP那裡的環境得天獨厚,非常適合豬籠草生長。

事實上,EP的栽培場座落在澳洲一個惡劣的環境裡,那裡相當乾旱,舉目所見盡是廣大無際的草原,樹木很少,空氣非常乾燥;夏天很熱可到30度以上,冬天多半十幾度,也會出現10度以下的低溫,還好不會下雪。大家一定同意,如果把豬籠草丟在這樣的環境之下,一定活不了。

所以,EP利用人工設備為豬籠草提供最好的環境。EP所用的溫室及相關設備倒沒有特殊之處,其溫室僅為金屬支架與塑膠膜搭建而成,夏季用自然通風或水牆來降溫,冬季時則使用加熱器來升溫。因為位置偏遠沒有自來水,所以他們以儲水槽儲存購買回來的水,也因為水是如此珍貴,就不能那麼豪爽地以灑水方式來灌溉豬籠草,而是採用最麻煩但也最有效利用水資源的滴灌設施,也就是說每一盆豬籠草都會接上一條小水管來供水。

EP擁有三座用來保存親本的溫室,其中兩座為水牆溫室,用來栽培高地豬籠草,另一座沒有水牆,只利用通風方式控溫,用來栽培低地豬籠草。這三座溫室並沒特別管理,讓裡面的豬籠草隨意生長;若有開花,則在原地人工授粉並標示之。溫室裡面的溼度達到飽合,所以用來存放高地豬籠草的溫室裡,水苔生長非常旺盛,所以種在裡面的高地豬籠草就完全以水苔作為栽培介質。水苔長得太多滿出花盆,就塞回去;塞在底下的水苔死去,久了之後漸漸腐化、流失,再由上層的活水苔補充失去的死水苔,就如同自然界的循環一般。

在保存親本的溫室裡,豬籠草隨意生長,而且栽培多年,植株都相當巨大。


活水苔滿出花盆,而且都快把豬籠草淹沒了。


其他用來量產商品的溫室,則用通風方式控溫,畢竟種在這裡的豬籠草都是雜交種,其生命力強韌,不需要特別低溫的環境。為了降低設施成本,EP也嘗試過網室栽培的可行性,但很快就廢棄不用,因為網室的保溼能力不佳。EP對量產商品用的溫室嚴格把關,將昆蟲隔離在外,因為若放任昆蟲進入溫室,就會搞得瓶子裡都是蟲屍,到時候要出貨時還得多了洗瓶子的麻煩。相較之下,EP對親本溫室則不管控昆蟲進入,讓裡面的豬籠草自由吃蟲。由於量產商品用的溫室裡面沒有昆蟲可以吃,所以就採用施肥的方式供應養份,而且是直接將奧妙肥這種緩效性肥料混入栽培介質裡面(讀者請勿模仿,除非經過試驗)。

雖然EP販賣的豬籠草是物美價廉,但其實消費者要擔負很大的風險,消費者常會發現怎麼植物與想像中很不一樣。夏洛特打了一個有趣的比方,就是EP網站上的照片像泡麵,外包裝的照片看起來很美味,但僅供參考。很多人買了EP的豬籠草,卻發現無論怎麼努力,總是無法像達到像網站公佈的照片那般的水準。

原因有兩個。

EP販賣的雜交種豬籠草多半是實生苗,實生苗的特性就是每一株都長得不一樣,每當EP交配出新的品系之後,把那一批種子播下去,長出來的小苗其生長速度不一,而EP所拍照的對象,總是那些長得最快最大或是最美的個體,再把長得較慢較小或其貌不揚的小苗拿去賣。

另一個原因是栽培環境的差異。如前面所述,EP為豬籠草提供最好的環境,所以如果消費者沒有提供一模一樣的環境,自然就無法重現EP的水準,甚至可能因為適應不良,得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回復活力。

長相奇特的Nepenthe lowii,可惜它不容易照顧,而且很難種得如EP那麼好。


這樣看來,EP似乎給人一種廣告不實的觀感。不過夏洛特強調,這就是購買雜交豬籠草的實生苗應該要有的認知:當你看到栽培場推出新的品種,千萬不要幻想它將來就一定會長出你期望的樣子,那是不切實際的。或許你會說在網路上看到的照片很漂亮,買來應該不會差得太多吧?但事實上,別說是EP,無論是哪個栽培者都只會貼出個體長得漂亮的照片,沒人會把醜的照片貼出來讓大家笑一笑。

不過依據多年來的觀察,倒是可以歸納出一些通則來預測雜交實生苗可能出現的特性,因為有些基因特別強勢,很容易遺傳到子代。例如,寬嘴與窄嘴的豬籠草雜交之後,幾乎只產生窄嘴的後代;有些瓶子壽命短的豬籠草如Nepenthes mirabilis var. echinostoma,它們的雜交後代幾乎都有瓶子命短的缺點,所以在EP的目錄中絕對找不到它的雜交種,因為商業價值太差。另外,雜交豬籠草通常比較像母方。還有,有些基因幾乎無法遺傳,像是Nepenthes hamata長出勾爪的瓶口似乎一直無法出現在雜交的後代身上。另外,原生豬籠草的第一代雜交後代(F1)較容易預測其特徵,然而雜交豬籠草再雜交所產生的多重雜交後代,就難以預測了,因為變異很大。

雖然實生雜交豬籠草的未來性難以精確預測,但這也是另一種樂趣,運氣好買到一株獨特的個體,全世界就只有你所擁有,這種獨占的樂趣,是購買扦插苗所無法相提並論。因此,許多人樂此不疲,每當EP推出新的雜交種便下單搶購。另一方面,雜交豬籠草相當容易栽培,大概只要提供一種環境,就幾乎能栽培所有的雜交豬籠草,相較之下,每一種原生種豬籠草幾乎只能生長在獨特的環境之下,如果自家的空間不夠大,很難營造出各式各樣的環境。所以,初學者若想要嘗試栽培豬籠草,先從雜交種開始吧!

活動花絮

過去交流會必備的抽獎與拍賣,這一次一樣也沒少。這一次抽獎獎品有兩個最特別的是Drosera scorpioides和食蟲植物轉蛋。 Drosera scorpioides 並不是什麼特別的食蟲植物,大約在10年前就看到台灣的玩家擁有這種食蟲植物。原本這是一種公認為不太容易栽培的迷你毛氈苔,它的孢芽產量較少,價格相對較高。不過近幾年來其孢芽價格開始滑落,反映出它的產量過剩;台灣的玩家也發現它的栽培方式其實可以比照花市毛氈苔那樣,不太需要費心地照顧。所以,這次來參加活動的網友一定會驚訝於怎麼有那麼多 Drosera scorpioides 可以作為抽獎獎品。

另一個有趣的抽獎獎品是食蟲植物轉蛋。在這次活動舉辦之前,有人在網路上分享了他買到食蟲植物轉蛋的消息。我覺得這個轉蛋做得還不錯,於是就請對方幫我訂購一套來當作抽獎獎品。後來實際看到這些轉蛋,覺得做得還蠻細緻,不禁對日本人的創意感到十分佩服,連這種東西都可以做得令人有購買的慾望。或許食蟲植物在日本的推廣還不錯,已經普及到做轉蛋的廠商會覺得發行一套食蟲植物的轉蛋是有利可圖的。

一整套的食蟲植物轉蛋非常受到歡迎,可見到前面的容器已經塞滿抽獎券。


在拍賣方面,一開始有點冷場,有些食蟲植物以低於市價的行情賣出,甚至也有流標的。至於前面提到宅男畫的海報,有人建議可以拿來拍賣看看。就我對那海報的評論,除了畫工精細之外,印刷的品質也不錯,果然也得到其他人的欣賞,很快拍賣成交了。事後作者跟我說那海報能賣出去感到相當驚訝,因為原本是不太抱有期望。有了這次的經驗,想必對作者來說是很大的鼓勵,期望下次能看到更精美的海報(也期望他能畫出隱藏版)。

我看到這次的海報鬆了一口氣,沒有畫出太奇怪的東西。若有需要下載萌桌面可到此連結之第170樓。


壓軸的拍賣品總是到最後才出來,一掃之前低迷的氣氛。最後的拍賣品是一株黑色的蘋果豬籠草Nepenthes ampullaria,據提供者說這是出自於一批紅蘋果的實生苗,像這樣黑色的蘋果豬籠草在世界上也是相當罕見。競標開始,頭一個出價者就喊出「一萬」這樣的天價,我有點不敢置信地看那位出價者,他是來亂的嗎?這樣的價格就已經破了過去的記錄,但才沒隔幾秒鐘,另一位就喊出「一萬一」,沒隔幾秒,就被回敬了「一萬二」。雙方殺紅了眼,標價不斷地提升,會場的氣氛越來越高,但雙方也越來越痛苦,加價的速度越來越慢,最後以兩萬二仟元成交,創下台灣拍賣豬籠草的新記錄!拍賣到此結束,大家一擁而上,爭相目睹,拿出相機手機拍下這株天價的黑蘋果豬籠草。

難得以一見的黑色瓶子Nepenthes ampullaria,不知在將來還有沒有機會在市面上看到。


延伸閱讀


塔內植物園相關連結


活動照片




























由網友Cool7114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