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3日 星期三

回顧2009,展望2010



2009年對台灣的食蟲植物圈來說不是平靜的一年,因為惡性商業競爭的關係。懇切希望不再有紛爭,共創榮景。

  ※     ※     ※

2009年的夏初如同往常一樣,是再平凡不過的日子,但卻發生一件震撼台灣食蟲植物圈的大事件,有一位食蟲植物玩家遭到警方搜索並被帶回警局,罪名是走私豬籠草!所幸最後法官看在該玩家是初犯而且還是學生的份上,只給緩起訴作為告誡,罰了一點錢,事情終於告了段落。

簡單說,這是一個商業上惡性競爭的後果。這一位食蟲植物玩家曾在網路拍賣上購買別人的豬籠草,結果卻收到狀況非常差的植物,盛怒之下就將這個購買經驗公開示眾。

消費者有權向廠商表達對產品不滿的情緒。我們很常見到消費者在網路上公開不良的消費經驗,也有一些討論區正是因應這種情況而設立的(像是黑店板之類的討論區),情況更嚴重的甚至上街遊行。只要消費者據實指控而不是無中生有惡意抹黑,法律便保障消費者的言論自由,廠商並不能對消費者有不利的行為。

但問題就出在於這個憤怒的食蟲植物玩家並不是單純的消費者,因為他自己也進口豬籠草來販售,規模之大已經躍升為「廠商」等級。商場上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廠商之間不能公開批評對手的產品;要批評不是不可以,而是要有心裡準備,因為被批評的一方不會一直挨打,絕對會展開反擊的行動。曾經有人通知我去看那個批評的網頁,看了我也傻眼,當下我就覺得這樣一定會出事。只是我跟那位玩家一點也不熟,無法直接打電話去勸說,本來還有試著找其他管道去溝通,但太慢了,接著就看到他出事的消息。

事件發生之後,輿論一面倒同情那位玩家,並一致批判告密者。大家紛紛在猜測誰是告密者,矛頭當然會指向那位玩家的競爭對手,不過,也有人認為告密者另有其人。真相為何,恐怕很難大白。

原本以為這件事就此落幕,畢竟已經有人得到應有的「教訓」,沒想到最近聽聞另一位業者遭到防檢局官員的約談,也同樣是因為被人檢舉的關係。還有另一位賣家稍早接到匿名的警告信。

看到這些事件,我相信對於熱愛食蟲植物的玩家來說,心裡一定會很感慨,怎麼豬籠草的買賣會搞得像是黑道的生意,為了開拓自己的財路,就利用政府官員和警察來找對手的麻煩。一定也有人要問,賣豬籠草這麼好賺嗎?否則何必要做得這麼絕呢?

不要只說豬籠草,如果食蟲植物真的好賺,我早在十年前就可以去創業了,但我最後選擇讀研究所,然後去研究機構上班,食蟲植物退居成業餘興趣。雖然我販賣食蟲植物,但那不過只是用來補貼我在食蟲植物上的花費而已。

我很早就發現,要靠食蟲植物賺錢真的很難。生產技術不是問題,如何賣出去才是困難所在。食蟲植物在市場上真的很難賣,如果你常去逛花市,就會知道這個殘酷的事實,你可能會看到那幾盆很眼熟的食蟲植物,過了好幾個星期還是賣不出去;如果你跟老闆交情不錯,他可能會向你抱怨說食蟲植物不好賣。

食蟲植物對於市井小民來說,仍然只是代表一種用來抓蒼蠅蚊子的植物,但是它的價格偏高,所以很少有人甘願被騙一次買回去試試看會不會抓蟲。降價出售並不是好的解決方法,我們已經看到實例,過去一些高價位的豬籠草例如戴瑞安娜和米蘭達被大量繁殖之後,價格直直落,但還是乏人問津,雖然價錢很低,樂了原本就要買豬籠草的玩家,但是台灣的豬籠草市場就是那麼小,會買的大概就是那幾百人,剩下來的還是賣不出去,只能走上銷毀一途,或是逐漸在市場上凋零。

以前我有沙盤推演過,食蟲植物要怎麼成為一個大的產業,絕招就是打入國小市場,中蝕毒就要從小開始,甚至讓食蟲植物納入國小教材,搞到幾乎每個人一輩子都會買過一株食蟲植物,那就成功了!台灣每年約有二十萬個新生兒,那每年就可賣出二十萬株食蟲植物,又假設每一千個人就有一個人將來會成為超級玩家(他這輩子花費在食蟲植物上會超過百萬元的等級),那每年就會新增兩百個人不停地把錢花在食蟲植物上,食蟲植物就會變成一個上億元的產業。

但是我認為,想要把食蟲植物變成像上面講的這樣一個巨大的產業,難如登天!靠個人的努力應該是不大容易成功,比較可能的情況是一個大型的園藝公司有計畫地推廣行銷。若能成真,那絕對是一種令人難以想像的超級行銷,別說是名留台灣的園藝史,恐怕連外國都要前來取經呢!

上述這個讓人人中蝕毒的想法,空想的成份居多。若從務實角度來看,要怎麼讓個人或小公司層次的業者能把食蟲植物賣得更好,仍然與行銷脫不了關係,關鍵的做法,就是要讓大眾知道誰才是「專業」,特別是那些精明但肯花錢的玩家,只會向市場最頂尖的業者購買食蟲植物。

什麼樣才叫作專業?我們可以從國外那些有名的食蟲植物商業網站看到例子,他們可能是擁有龐大的產品目錄,或是專攻某類植物而且在種類上細分到亞種的地步,也可能經常發表新品種,甚至某些品種全世界只有他們有賣等等。

還有,成為知識的傳播者也能建立專業形象。我認為最好的做法就是在各種平面媒體上發表文章,讓大眾三不五時就能看到食蟲植物的資訊,當然,內容的深度也非常重要,因為讀者絕對不會滿足於那些淺白的速食文章;只有當文章寫到讀者在書店看到就非得買下那本雜誌,或是他們在報紙上看到就會剪下來保存,要到這樣的地步,才能稱之為專業。

總結來說,想要從食蟲植物那裡「賺到比較多的錢」,唯有打通銷售的瓶頸才是正確的做法,否則沒解決後端銷售的問題,前端再怎麼進口、再怎麼繁殖、再怎麼降低成本,都是白費工夫。另外,意欲壟斷市場,應該是採用正面的方式,成為市場第一品牌,讓消費者認同,財源自然滾滾而來;若以惡性競爭、不道德的手段來打壓同業,只會傷害自己的形象,在這個資訊發達的時代,人與人交織成一張密集的網路,只要踏入這張網,誰做了什麼,大家都看在眼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