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4日 星期三

第3次台北網聚



久違的台北市網聚終於舉辦了,馬上吸引許多同好報名參加。雖然這是一個陽春的小聚會,中途臨時又出點狀況,不過我想這是一個很好的經驗,可以作為下一次辦活動的參考。

  ※     ※     ※

可能有許多人不知道我有辦過食蟲植物的網聚,不過這不能責怪他們,因為從上一次的網聚到現在已相隔三年有餘。為什麼隔了那麼久,這是因為我的個性本來就不擅長辦活動,所以對於辦網聚的事就不會很熱衷,再加上之前還在讀研究所,學業上的壓力就讓我更加不想辦活動。

去年開始再來思考舉辦網聚的事,一部份的原因是因為常參加高雄那裡的聚會,漸漸地了解網聚的運作模式,再加上台北那裡有人建議,其實網聚不用辦得很複雜,網聚只是大家約出來見個面聊聊天的活動而已。我想想這也有道理,剛開始辦網聚先從簡單的開始,試試水溫,如果大家參與的情況踴躍,再慢慢嘗試提升網聚的內容。

既然決定要辦網聚,那就要找地點了。傳統上,網聚大多是找一間餐廳來舉辦,本來我也想如此做,但是餐廳多半不會歡迎我們把帶有泥土的植物放在桌上,而另一方面,使用餐廳的花費會比較高,而且還必須事先報名來限制人數。這就與我想辦個隨性的、大家可以隨意來來去去的網聚有所抵觸。

我和一些網友後來發現建國假日花市那裡有一塊地好像沒人管,那是一塊安全島,有樹蔭,附近有便利商店,遇到雨天還可躲到花市裡面避雨,於是我們就認定以那個地點來辦網聚了。

於是我選個黃道吉日,把舉辦第三次網聚的消息公佈在塔內植物園。依照前兩次活動的慣例,事先報名參加者可以獲得一張名片,為此我買了一台新的雷射印表機用來印名片。其實我早就想買,只是因為有了這個藉口才提早買的。為了把活動弄得更專業一點,我請網友幫我做展示架。那種展示架在這幾年很常見,有一次在路上看到,我就想到可以利用這個,於是請那位網友幫忙購買,同時做一張看板。

大家的名牌,印在已有裁切線的專用紙上,不過實際上用撕的會有毛邊,只好用美工刀來裁切。第一張印好時,我發現碳粉的附著性很差,用手摸一摸就掉了,後來發現只要在列印程式當中設定正確的紙張材質,就有大幅的改善。

活動當天我提早到達花市,到那裡已經有事先約好的網友等在那裡了,我請他帶個折疊桌,沒想到他還帶了椅子。於是我們把桌子搭好,椅子排好,大家的名牌也放在桌上。過了一陣子,陸續地有人來了,許多人都帶著自己栽培的食蟲植物,要贈送的或是要交換的就特別放到一區,要出售的則放到另外一區。不管是哪一邊,只要有人拿出食蟲植物,就會引來其他同好的圍觀。

大家都好熱心,免費分送的食蟲植物無論是在質或量上已經超出我的預期了。有人帶來贈送的豬籠草,好像太大盆了,我覺得免費送出去好可惜,應該要留著以後當作拍賣或是抽獎的獎品,不過對方說下次辦活動還可以再供應。有人帶一大堆捕蟲蓳的小苗來分送,數量多到人人有份。其實在前一天,那位供應捕蟲蓳的玩家便私下要求我在報名截止時統計人數,再傳簡訊給他告知數量,結果那天晚上我因為做大家的名片差點忘掉這回事,發簡訊時已經很晚了,害他在睡前要處理幾十份的捕蟲蓳。也有一位網友自掏腰包購買一箱飲料請大家,這真是天降甘霖,大家興奮地講自己的栽培心得,想必都口渴了。

參加者紛紛留下簽名。

大家圍起來,想必是有好康的在這裡了。

我原本預期大家自動進行交換植物,結果所有放在箱子上面的植物都沒人敢動,我不得不當主持人來分發一下大家要交換的植物。

來參加的人數已超過預期,大概是台北太久沒有聚會了吧!台北這裡除了有過四次展覽和我之前辦過兩次小網聚之外,就再也沒有其他的活動,而且每一次活動都相隔很久。另外,我們事先就有想要搞大的想法,所以做了網聚的展示架,實際搭起來之後令人感到眼前為之一亮,頗為專業的樣子,自然就會吸引一些路過的民眾過來看看。也有一些資深玩家沒報名,很低調地四處看看,大概是怕被網友們給纏上吧!不過比較令人感到遺憾的,是有幾位我所知道的正妹玩家,竟然一個都沒來。嘖!

我後來離開人群,從遠處觀看。這麼多人讓我有點感到不安,開始有一點失控的感覺,我想下次必須多安排幾個玩家來幫忙,讓動線明確一點,才不會亂成一團。

當網聚的展示架立起來之後,氣勢就出來了。

事後有人說,人數最多時應該有超過70人吧!

然後發生了一件事。

我發現人群中出現騷動,有一個陌生人正在大聲地質問幾個玩家,我連忙趕過去了解是發生了什麼事,原來對方是花市的一個管理者,他說那一塊地不可以辦活動,要求我們立刻解散。當下我有點不知所措,只得連忙道歉,並承諾會馬上結束活動。於是我集合大家告訴事情原委,活動必須馬上停止了。不過大家不想那麼快結束,有人說那就移動到大安森林公園吧!我想想這樣似乎是可行,不過我仍有點遲疑,因為我對那個公園不太熟,就怕一群人去那裡搞不好又會被驅離,但總之我們還是前往大安森林公園。

我們一部份的人過了馬路到對面等其他人,這時又有人建議可以到附近住宅區一個隱密的小公園去。於是我們臨時改變主意,前往那個小公園去了。

那裡果真是個隱密的小公園,四周圍繞著高聳的公寓大樓,公園內有巨大的老樹遮蔽一大半的陽光。剩下來的網友不愧是對食蟲植物相當著迷,大家都忘掉剛才不愉快的事,紛紛又開始聊起食蟲植物的話題了。大約到下午四點半,我們才結束今天的聚會。

大家在小公園裡馬上就圍起來聊天了。

資深玩家正在介紹自己珍藏的植物。

後記

有了這次的突發事件,讓我開始必須認真思考將來該怎麼籌備活動。栽培食蟲植物的人口比起過去增加不少,這次來參加的人數就已經多到會引人側目的程度,會不會幾年之後像這樣簡單的網聚就會突破百人來參加?如果在同樣的地點一次來了兩三百人,那我該怎麼辦?

為了避免遭受無妄之災,必須考慮到法律層面上的問題。我們這一群食蟲植物的玩家分佈在各行各業,但目前還欠缺法律背景的人士,所以只能靠我自己來研究一下相關的法律。

首先我想知道如果我們一大群人在公共場所集會會有什麼問題。與我們網聚活動相關的法律當中最上位的應該就是「集會遊行法」。第八條似乎是一個好消息,因為我們的活動內容應該可以不用向主管機關申請,若是室內集會更好,更不會有任何的爭議。其他的條文看過之後,我想我們的活動受到集會遊行法的規範應該不大,我們純粹只是民間自發的園藝交流活動,而不是要上街頭抗爭。

另外,我想知道在那一塊安全島上是否可以從事集會活動。有人說那塊地的主管機關是「公園路燈工程管理處」,但見其所公開的法規似乎沒有相關的管理規定,看來是一塊模糊地帶,不過我想辦活動應該還是要辦得心安理得,不要遊走法律邊緣,不要惹人非議。

也有人建議可到附近的大安森林公園辦活動。我個人認為那是較不理想的地點,因為如果遇到雨天就不得不中止活動,公園內的草地是否皆可進入也不得而知,而且我不是很希望附近經過的民眾跑來湊熱鬧,我只希望我們的活動只給對食蟲植物最有興趣的人來參加。當然,大安森林公園還是可以列入考慮,只是看了「臺北市公園場地使用辦法」,我們的活動將會受限於不得有營利行為,這樣就頗為掃興了,因為大家想參加網聚的目的,當然是要藉機購買其他玩家釋出的植物啊!

上上個週末,我約幾位同好到花市見面,因為發生了大事件,得了解事件始末及未來的因應對策。除此之外,我們還討論未來該怎麼辦網聚,花市裡也有善心人士指點我們該找誰請教,因為花市其實可以提供場地給人辦活動,也可以有營利行為。我想改天便可以去向花市的相關人士請教了。

希望下一次的網聚能夠順利,最後也感謝所有不嫌棄這次網聚的同好們。

塔內植物園相關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