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31日 星期日

2009年高雄春夏季聯合交易會報導



久違的高雄聚會終於在5月初舉辦了。為了讓活動中的演講與以往不同,我事前做了不少的準備,思考如何呈現我想要傳達的理念,並且採用商業攝影的手法,讓影像更具有衝擊性。

  ※     ※     ※

自從在上次的冬季交易會接任副會長之後,我便一直在思考著之後的聚會該要辦什麼活動。依據過去的慣例,我們的聚會內容是演講、拍賣、抽獎。這樣的活動內容並沒什麼不好,事實上就算是別種主題的聚會,活動內容多半也是如此,尤其演講往往是最重要的活動。

在以往的聚會當中,多半是由華陽園藝的林老闆找人來演講,甚至獨挑大樑親自上場。現在我當了副會長,演講的部份就由我來負責吧!以前我不大愛上台演講,主要的原因是不知道該講什麼,總不能每次都講食蟲植物的基本栽培方法吧?我比較想講「捕蠅草的閉合運動」這一類比較學術性的主題,不過這種主題很難準備,如果要講得深入一點的話,那我得要花很多的時間去看學術論文,又要費很大的功夫來做投影片,但最後可能會變成叫好不叫座的演講,因為內容會很難,大家聽不懂。

上台做簡報對我來說是家常便飯,因為工作上有這個需要。為了改善自己的簡報能力,我有買了一些書來看。現在坊間有不少的書是有關如何做簡報、寫企畫書、寫論文、寫報告,甚至還有一本書只教怎麼做圖表。我只要看到內容寫得不錯的書就會買,而且都會看完。

這一陣子所閱讀的書,都是自己的興趣或工作所需的知識。除了簡報相關書籍之外,我還看攝影和美術設計方面。

讀了這些書之後,我發現這些書的作者們不約而同地強調「用最簡單的方法來表達你的想法」。這些書的作者們都指出,不管我們所要表達的想法最後是用演講或是書面報告來呈現,只要內容太難,就不容易被人理解。尤其是演講,因為內容是不停地從講者口中說出,如果有某個地方沒聽懂,那就會影響接下來的聆聽。如果做了一場讓人聽不太懂的演講,那就是失敗的演講了,有一位作者還不客氣的指出,那是在浪費大家的時間!另一位作者則說,其實一個成功的演講,只要傳達一個核心理念就夠了,只要聽眾在會後還能記得住這個核心理念,那就是成功的演講了。

我還有偷偷跑去聽非洲蓳的演講。我對於栽培非洲蓳其實並不是很有興趣,種不種都無所謂,去參加那一場由塔內植物園的網友所舉辦的座談會,純粹只是想參考看看別人是怎麼辦活動的。像這種由「業餘」的玩家來做演講,會比起以農為業的業者來說更有參考價值,因為他們會從完全不同的角度來切入主題,能帶來不同的感受。

於是,我便漸漸了解我該要做什麼樣的演講了。我長期關注網路上網友所發表的文章或提出的疑問,發覺能把食蟲植物種得很好的人仍然只佔少數的比例,大多數人雖然已經知道食蟲植物的栽培方法,但表現仍然不夠好。所以,我想我可以來試試看做一系列的演講,每一次只針對一個栽培的要件來討論,要講得很簡單,務必讓大家都聽得懂。

既然要做一系列的演講,那要從哪裡開始呢?我想,就先來講「施肥」這件事吧!會想要先從這個題目開始,是因為常有人問我怎麼把食蟲植物養得美。會問這個問題的人其實多半已經會栽培食蟲植物了,差別只在於養份的供應做得不好,所以食蟲植物長不大,營養不良的食蟲植物當然長得不會好看。

許多人仍然認為「餵食」是給食蟲植物供應養份的方式,也認為食蟲植物不能施肥。其實施肥的好處比餵食更多,因為施肥可以隨心所欲來控制養份的供應,昆蟲則不易取得;施肥有助於維持環境整潔,因為肥料不會像昆蟲一樣會發黴,對於室內栽培來說是一大福音;施肥還對小苗特別有用,因為小苗的捕蟲葉太小,幾乎無法捕蟲,所以小苗的存活率不佳,如果能施肥,則每株小苗都能獲得養份,存活率就能大幅地提高了。

所以,這個演講的目的,就是要扭轉食蟲植物不能施肥的觀念,讓大家了解施肥的好處。這個演講還有一個目的,就是要重建另一些人的自信心,因為有些人嘗試施肥,結果以失敗收場,導致從此不敢使用肥料。施肥會失敗,必然是某些過程出了差錯,所以我便要利用這個演講,來教導正確的施肥方法。

於是,我便開始思考這個演講的內容該怎麼做。原本這個演講的內容較多,但我發覺內容會太過複雜,於是大幅修改,讓內容精簡到「配製肥料」和「施肥的方法」這兩大部份,雜項放到最後來補充。

為了讓這次的演講不一樣,我就想到結合我的另一個興趣:攝影。大家可能不知道我玩攝影其實只比我開始栽培食蟲植物晚兩年而已,所以我在攝影上也有十幾年的經驗。

為了這個演講,我買了一些道具,像是背景紙和柔光幕,這樣可以讓我拍出更好的效果。我也全程採用閃光燈來打光,這樣我便可以隨時拍攝,而且只要調整得好,閃光燈也可以做出類似自然採光的效果。如果我沒講,你大概不知道這是用閃光燈所打光的。

我利用商業攝影的手法,來做這次演講的投影片。由於我沒有助手來協助,所以要拍這一類動態的照片時,必須花費比較多的時間去調整對焦和構圖,反覆拍攝,再從中挑出拍得最好的照片來用。

聚會當天

到了聚會的當天,或許是和上次活動相隔太久,大家都一直在等著這次的聚會,好不容易等到了,全都來了!這次來的人相當多,可能是高雄的聚會有始以來最多人的一次。也有從遠地來參加的人,像是台北、桃園、新竹、台中、台東等等。

這次來參加聚會的人數多到會令人感到擁擠的地步,開始感到空間不太夠了。

很快地,就到了我的演講時間了。在報告過程中,除了麥克風有些問題之外,一切順利。我有些擔心會有人來踢館,幸好大家很給面子,沒有提出太過難以回答的問題。在最後一張投影片用了開花的Utricularia longifolia作為結尾,結果大家對於這種狸藻也頗有興趣,於是我再花了一點時間介紹這種狸藻的栽培方法。這一次投影片採用商業攝影的手法來表現,我的苦心也被Handsometzai發現,他特別指出這一次的演講和以前很不一樣,攝影是有經過安排的,也有人私下問我拍攝的方法。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或許就哪次的演講來介紹怎麼拍攝食蟲植物吧!

接下來的活動由Handsometzai當主持人,開始進行食蟲植物的拍賣活動,我則負責登記的工作。我們的任務便是達成別人的委託,儘可能讓拍賣品以高價出售。親自參與拍賣的活動,才了解如果要讓價錢賣得好,除了拍賣品本身的品相很好之外,還需要主持人大力的促銷,因為大多數想參加競標的玩家並不一定了解每一種拍賣品,如果了解不多就比較不想出價,這個時候就需要主持人來介紹拍賣品的特性,怎麼栽培也是重點,因為現在的玩家比較理性,會想要知道那種植物是否適合種在自家的環境,好種的才會想買。

於是Handsometzai和我,兩人一搭一唱,只差沒把食蟲植物說得天花亂墜。如果遇到我們不太懂的品種,則請提供者上台自己來介紹。我把我的一種毛氈苔Drosera caledonica和一種捕蟲蓳Pinguicula kondoi拿來拍賣,當我提到它們都很容易葉插時,Handsometzai就大力推銷這個容易葉插的好處,買到賺到,買回去可以自己繁殖出一堆。因為這兩種食蟲植物在市面上還不常見,大家對它們不熟悉,原本還在觀望,Handsometzai的推銷手法激起大家的慾望,就促成大家的競標了。

我也將自己珍藏的Nepenthes campanulata拿出來拍賣。果然這種很少見於市面上而且大家又很想要的種類,我們不用費工夫推銷,價錢就能自己標到較高的程度。

最後的抽獎活動,每位參加聚會的玩家都有機會獲得獎品。

這一天很快就結束了。工作人員留下來收拾善後,我則計算這次聚會的收入,扣除活動的支出還有盈餘,盈餘則來自抽獎券、植物販售及拍賣的10%抽成。這是相當好的現象,因為這代表高雄這裡的聚會能夠靠著本身的收入來經營,不需要依賴讚助,以後接手舉辦聚會者只要依循這樣的模式,便能持續活動下去。

塔內植物園相關連結


活動照片